2012年3月15日 星期四

二驗之後

嗯,好、首先開宗明義地說,我沒考上研究所。



雖然這幾天才放榜,但會不會考上這種事,其實在考試的當下,自己心裡就有底了,換言之我對於放榜的結果早已做了半個月以上的心理準備,要說沮喪、難過或是挫敗感,那些都已經是考試當時的事情。


這樣其實很好,對我來說這次考試的意義是讓我知道,我想要的學校想要的學生應該要有怎樣的程度,而今年的研究所考試結果則是我與學校雙方都不肯降低標準所必然產生的,很合理,所以沒有什麼好怨懟,技不如人就是這樣,我不覺得這有什麼恥於出口或不開心的,都已經知道目標在那裏了,只要繼續追就好不是嗎?有什麼好哭的、有什麼好怨歎的?


就像晚上去看南夜二驗一樣,每年的二驗我們總是要罵得最狠、刮得最不留情面,將八分的不滿意說成十分。所有劇組都是這樣做的,總是要看到底之後,才會知道離出口的距離有多遠。我想考試之於我大概也是這樣,所以我考大學時也沒有在學測後就考上,仍然要繼續努力到指考。如果四年前的我可以做到,沒道理現在就不行,所以我想得很開,看完榜單還是該吃就吃該睡就睡該玩就玩,一場考試不是一輩子,該樂觀的時候就要樂觀。


仍然恭喜每一個考上的學長姊、同學與友人,我很高興放榜後的自己能由衷地為你們感到高興。
另外感謝每一個在放榜後以各種途徑安慰我的親友,有很多人關心是件幸福的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