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3日 星期三

《無法被忘卻的已死之人》‧黑小膠

《無法被忘卻的已死之人》aNobii頁面



好久沒寫讀後感,最近大概都是有精神看/不得不看的不太想寫(而且我覺得應該沒有人會想看張臺大物權的讀後感吧),想寫的又沒精神重看,於是就這樣自己給自己欠了一疊債,有很多讀物看完都不是沒有感覺,只是當要闡述的時候腦中又一片空白找不到起筆的地方了,滿困擾的。


回到正題,這是我第一次買對面的漫畫本(之前只有買過插畫本《逻辑房客》),因為傳聞說中國的印刷品質不是很好,以前買過的簡體書也確實不如臺灣市面上的書籍那樣精美(但我很難說它們的紙質和美國普版書比起來究竟何者比較坑人),所以在微博上填印量調查時其實是有點擔心的,不過後來臺灣的通販好像是就直接在臺灣印了,書中的對白也都是繁體字,所以簡體版究竟如何就不得而知,只能說繁體版的品質讓我拿到書時非常滿意。


這本是《Fate/Zero》中Caster陣營的衍生誌,不過設定上架空到現代的法國醫學院,吉爾和龍之介都是外科醫生。一般說來我並不喜歡衍生作品做架空設定改換背景,不過像Fate系列這種原作自己玩最大、官方不自重的就完全沒問題。


雖然這樣說,更改背景也是有技術好壞的,一個不小心就很容易變成瑪莉蘇,就以這點來說我覺得《無法被忘卻的已死之人》做得非常好,除了故事本身的發生地就設定在對吉爾而言非常重要的法國奧爾良、人格有缺陷的外科醫生設定也與原作中兩個刀不離手的殺人鬼形象若合符節。除去這些大方向上的原作移植,書中許多小細節如法文、龍之介身上一定會有的豹紋服飾與吉爾的藍紅相間圍巾、貞德心臟罐上繫著藍白紅緞帶以及作為貞德死因的火災等等。雖然這些事物存在與否對於故事主線情節並沒有太大的影響,但它們卻是豐富整體骨架所不可或缺的血肉。換言之,一個好的作者會注意他筆下的衍生人物是否忠於原作,而一個細心的作者則會在這些小細節上加意著墨、使作品精緻化。


接下來談談故事本身,《無法被忘卻的已死之人》可說是個深得原作三味的故事,亦即雖然龍之介與吉爾在行為上的契合度非常高,想法也似乎都能夠相互認同、彼此扶持,事實上他們之間卻存在著微妙的不理解,以初期龍之介的天真並無法理解吉爾在痛失貞德之後,心中巨大的空洞與失序。或許可以這麼說吧,雨生龍之介殺人是出於單純對於生命的極致好奇(連《Fate/Zero》的小說人物介紹都說他是「純真無垢の殺人鬼」了XD);但吉爾‧德‧雷殺人卻是為了瀆神、為了證明貞德直到最後都相信的神存在/不存在,甚至「殺人」在某種程度上而言就像是他的安慰劑那樣,能夠暫時撫平他失去貞德的痛楚。相較於龍之介為了快樂而殺人,吉爾的動機則出於無法遏止的痛。


正因為這樣的差異,Caster組雖被暱稱為「真愛組」,實則所謂的真愛也存有瑕疵──也就是貞德。貞德的存在之於這二人是個不明顯卻揮之不去的陰影,她的悲劇、她與吉爾曾經共同經歷的那些歲月,對吉爾來說是不足為外人道,同時也說不出口、難以被理解,而對於龍之介則是無法介入、無由改變的「歷史」。其中的關係每每讓我想起《公爵閣下請伸手》中的錫爾與夏里恩,不曾跨越時間的人沒有能力打破「過去」與「今世」之間的藩籬,但卻不代表經歷過那段過去的人能夠輕易遺忘當時點滴,正因如此才說時間是殘忍的。而貞德,正是這樣的「過去」、這樣「無法被忘卻的已死之人」。


雖然這樣說、雖然作者黑小膠開宗明義就說了「本書不甜」,但我倒覺得本書達成了Caster組該有的甜度。──兩個人畢竟還是得過日子,要能夠長久相處、相得相親,「百分之百地理解彼此」並不是必要的條件,尊重、行為與習慣的相契往往反而占了更重要的地位,所愛之人不一定是能夠長久相伴的人、最合適的那個人,正因如此,儘管我覺得龍之介永遠不可能真正撫平吉爾因為過去悲劇而造成的創口、也不可能完全取代貞德在吉爾心中的地位,但他仍然在其它部分撫慰了這個人。儘管龍之介不能做到貞德給予吉爾的那些事,存在於Caster組二人間的相輔相成卻也是貞德所不能成就的,這種在甜美和幸福之餘又有點因為不滿足而生的疼痛感,大概就是Caster組的醍醐味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