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4日 星期一

《冰鏡莊殺人事件》‧林斯諺

More about 冰鏡莊殺人事件




雖然分類標吐槽但其實並沒有到那種程度,我只是無法把心得分到「持平」而已。──憑良心說,這不是一本不好看或缺乏邏輯的小說,只是以我個人的角度來看,我也不覺得這是一本好看的小說。

整體來說我覺得島田莊司老師在最後的評論非常中肯:「……本作品帶出謎團的手法,其魄力與創新都稍嫌不足。隱藏在作品背後的素材原理不夠新、太規格化,這些都不要緊;解謎機制太過複雜,這也無所謂;追溯原理,發現作品中的詭計騙局早有先例,也不是什麼重罪。對讀者來說,推理小說最重要的,就是提供了什麼樣的驚喜給讀者。很遺憾的,這個作品中的謎是以前出現過的,而且是已經形式化的東西,結果,這個作品無法當然地帶給讀者太大的驚奇。……喜好推理的同路人,會認為只要背後的機關夠巧妙,就可以成就出好的作品,因此給作品較高的評價,然而讀者看到的只是表面的部分,並就自己看到的部分來表達喜惡。關於這點,基本上所有的創作者都必須了解。雖然讀者之中有些推理迷因為深知推理小說的沿革,會和推理寫手有相同的看法,但是創作者如果不下意識地區別背後的機關與舞台的呈現,那麼整個故事的演出就會索然無味,也容易讓整體運作變得曖昧不清。

(島田老師給這本書的評論寫得非常棒,相當值得一讀。)

先說一本書給人的第一印象,也就是文字運用。

由於在此之前我並沒有看過作者林斯諺的其它作品,因此很難說這個故事本身是否如其他臺灣較有名的作家一樣,走出了屬於他自己的獨特風格。──這無關作品內容好壞,一個人寫作久了難免會有一些像是彩蛋一樣的特色散落在文章各處,因此只要對其熟悉的讀者,一眼即可看出文章源出何人,這點我想大家回憶國高中寫選擇題看文章認作者的經驗就不會太陌生。──但就以《冰鏡莊殺人事件》來說,除了主角偵探林若平其人之外,字裡行間並沒有讓人感受到「特色」。換句話說,通常我看過一個有特色的作者的文章,下次看到他的其它文章,即便認不出作者是誰,我也會產生似曾相似的感覺,但這個故事的文字本身卻相當缺乏這樣的感覺,就像是《名偵探柯南》中每一話都要出現的黑影人那樣毫無特色與辨識度,就以這點來說,我覺得作者在文字的使用上面還可以更進一步。

如果說文字缺乏特色只是小瑕疵,那麼我覺得林斯諺在修辭上有著相當大的進步空間,而且這是大傷。──在形容女性的時候他使用了大篇幅但不重要的文字去描繪這些女子,讓讀者看到她們的外型,但這些人的外型未必有特色、未必重要,同時,相較於對外表鉅細靡遺的描繪,林斯諺在人物個性的描寫上令人失望地只停留在表面。在我看來這樣的手法或多或少帶了一點耽美感,也就是說他花了大力氣營造出美麗而吸引人的圖像,但那個圖像的用意只在於使這個人(不久之後的)死亡場景更加淒豔。並不是說這樣的手法不好,畢竟它確實給予讀者一種電影般的畫面感與衝擊感,但我覺得相較於影像,小說家應該有更多的機會與資源讓他的角色不只是一個等著被殺死的道具,而是起碼給予他們不同的辨識度與深淺。但即使就這點來說,我覺得這個故事的死者們同樣缺乏特色。

再者,相較於書中大部分平易近人甚至可說是樸實的文字,我不是很能理解為什麼林斯諺要在某些關於女子的描寫、關於主角林若平與女性角色的描寫中突然變換筆法,而走入一種幾乎可稱之為瑪莉蘇的過度文藝與西崑體?舉(應該是本書女主角)莉蒂亞剛出場時的段落來說:

……當她沉默時,周遭凝了一層冰網,一層令人不自覺想用體溫去溶解的冰網;當她開口時,所吐出的字句似能纏勾住馬不停蹄的時間後腿,灑下了幾分神入、恍惚的停佇。若平試著去歸納她聲音的顏色。每一個人的聲音都有一種顏色,聲音與顏色的關係,沒有規則可言,完全取決於瞬間的體察。有些人的聲音會令你聯想到某種特定的顏色。他覺得,她的聲音是桃紅色,嚼起來帶點水果香;不過於清純,也不極度迷炫,半分朦朧,萬種幽情。(頁卅)

沒有不敬的意思,但這段敘述實在讓我無法不想起曾經在噗浪上被熱烈轉錄的「十歲女童小蝶的文」(有勇者想看的話可以GOOGLE女主角名字「冰晶淚蝶‧戀雪‧R‧殤紫雪莉莎‧薇雅拉」,看完別忘了分享心得)開頭對女主角的描寫:

微笑的時候,方圓十百里都會開滿了美麗的菊花,一片鳥語花香。哭泣的時候,天空也會立刻烏雲密布,下起藍色晶瑩如水晶的雨水。走路的時候,四周會有清脆的鈴鐺聲。

很可惜這位小蝶小妹妹沒有繼續描寫女主角的聲音,但我想林若平心裡那段驚天地泣鬼神的OS也就夠了。但還遠遠不只這樣,當看到第一百五十七頁這段「她那明亮的雙眼,帶著諷刺笑意的嘴角,在清麗的臉龐上纏綿出一箭穿心的控訴。他不知道臉上的紅暈有沒有違反軍令自行殺了出去,但更重要的是他不明白為何一道虛假的控訴能讓他胸中的百萬兵馬在瞬間都被判了死刑。」我只覺得我也被雷得一箭穿心了,這時候男女主角認識都還沒有三天啊!三天!雖然我們不能排除一見鍾情的可能,但這種萍水相逢而且一集結束的感情還是讓人很難不想起以丹‧布朗為首的眾多好萊塢作品……太可怕了,你們這些人的感情觀太可怕了!

推理的部分我自認無法評得比島田老師更深入,所以就跳過。但最後我還是想說一句:這個故事雖然發生在臺灣花蓮,所有角色也都是臺灣人,但劇情卻無法給人一種「這是個臺灣的故事」的感覺,要說是日本也好美國也好,總之不是在臺灣,我想這點還是必須要小心注意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