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0日 星期一

《二三事系列:繁衍危機》‧墨桃

More about 繁衍危機



CWT31買的書,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所以到現在才看完。


和上一本《二三事系列:日常茶飯事》相比,《繁衍危機》的故事只有三則,但在篇幅與完整性上都有所擴充。


閱讀時覺得很有趣的是,作者墨桃在後記中說因為這集走跨物種/科幻路線,都無法繁衍,因此書名才取作「繁衍危機」。但另一方面也正如作者所說,作為BL小說,男人與男人本來就沒有生育下一代的可能,故而或許這個副標題也能作為所有BL故事的註腳──「無法產生後代」一事,始終都是同性伴侶(尤其男性)所必須面對並盡力克服的問題/阻力。


話雖如此,總覺得在《繁衍危機》中,好像也沒有誰真的為這個問題感到困擾就是了。(啊、未來人可能例外吧。)


〈巡警與寵物店老闆的二三事〉


我覺得這篇的情節算是滿本格的發展,但本篇作為一則可愛的小品文,我還是滿喜歡的。當然這多少有一點因為我看科幻文往往會更加側重在背景設定的創意與趣味上。


然而續篇就有些令人覺得遺憾、美中不足──雖然我覺得這其中應該多少有一些是因為我個人的喜好問題,不能完全歸咎於作者。──對我來說,續篇的情節無論是吵架、合好抑或是解開誤會後的真相揭露都略嫌老哏,雖然這樣的情節作者依然發揮得不錯,整體而言四平八穩,沒有失去其原有的文字水準。但正因為作者是墨桃,我原本預期她可以有更出色、更豐富的表現,這樣的續篇就顯得有些讓人失望了。


就此而言,我想或許是因為〈巡警與寵物店老闆的二三事〉的篇幅僅僅只是短篇,各個角色的人設放在這樣的篇幅中就顯得資訊量過大,也不如中長篇小說可以逐步鋪陳情感變化、埋伏筆與推展劇情,這樣的情節置於短篇之中就變得過於緊湊,角色感情與情節的推進都轉變得太快,從而令人有些猝不及防。


〈人魚與少年的二三事〉


這是整本書裡我最喜歡的故事!


因為時間流速差距所導致的觀念落差在文中表現得非常真實自然,如果說本篇是個單純可愛的童話故事(略近似於〈桃花源記〉中的武陵人XD),那麼續篇對於主角們磨合的描寫就為他們的故事增添了更高的可看性。


在兩個主角中,人魚寂寂非常地天真不受汙染,單純到幾乎讓身為讀者的我在閱讀時感到自慚形穢。但也因為寂寂如此天真,有時反而顯得有些無情與殘忍。──也許是因為敘事角度是由另一主角良清(りょうせい)的立場出發,偶爾會給人一種「這份感情都是良清在單方面付出」的感覺,從而覺得不公平。只是談戀愛這種事,一旦開始計較公平與否的問題,好像就輸了、變調了。而且換個角度想,良清承受因為時間流速差而帶來的思念之苦,寂寂也同樣必須在人類朋友、戀人逝去後承受痛失所愛的痛苦。若真要談公平,似乎也不能忘了這一點。


「時間差」既讓寂寂和良清的生命得以交會的契機,同時又暗埋分離。作為故事的起點和終點,我很喜歡最後以潛水錶相贈的巧思。


〈未來人的二三事〉


雖說是未來人/火星生活的故事,這篇的未來感、火星感(?)都沒那麼重,反而更接近於單純的「背景」。作者在後記提到相關資料取得不易,不知是否因此使得故事的背景設定與情節無法完全貼合。──這種感覺有點難以形容,或許可以這麼說:在看過前篇的人魚與少年之後,總覺得這篇的主角與未來人們有些太過接近了。當然這其中可能有相較於前篇的跨物種戀愛,本篇的人們畢竟都還是人類;但我還是覺得,現在連只差二十年的兩代之間都會有代溝了,相差數百年不要說風土民情,連住的星球都改變了的兩個世代,相處上感覺竟然沒有什麼隔閡這點還是有些微妙的。


撇開這個不談,我一直在想〈未來人的二三事〉中那樣的感情究竟能不能算是「愛情」?小說中很常見到主角突然被丟到一個新環境,最後與當地居民(獸人也好外星人也罷)配成對談戀愛的情節,但這種情況在異種方面往往出於研究、獵食需要甚至原本就是以求偶為動機,因此這方面會產生針對性的感情似乎比較說得通;但就普通人類的角度,那種絕境下產生的感情究竟是一般意義下所謂的「愛情」,抑或是因為無從依靠的環境而自然發展出的寄託感呢?甚至於最終人類會願意留在異世界,而非回歸其本生社會,這其中有多少成分是基於眷戀,又有多少只是因為習慣、因為近鄉情怯與擔心無法重新適應本生社會?


正因如此,我非常喜歡故事中那個狐狸與小王子的比喻,有很多時候相較於感情,責任感是更加理性、而又更加值得信賴的。


最後貼一下這本的刊物資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