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8日 星期日

《Another》‧綾辻行人

More about Another

因為對臺版封面有點意見所以貼日版的。




其實在閱讀的當下我是覺得這本書的氛圍還滿詭異的,可能因為我膽子非常小所以還是被嚇得挺愉快,但讀完之後回想劇情就覺得……啊咧、正常情況下根本不可能容忍這種事情發生好不好!

首先是學校,我真的太不懂你了啊夜見山北中學!校方你們明明就知道三年三班是最接近死亡的班級,那到底為什麼不處理?啊好啦是有換過班級名稱、搬過教室位置,然後發現這些做法都無效之後呢?之後學校做了什麼來避免學生和學生家屬傷亡?

完全沒有。

完全沒有耶,這學校到底怎麼搞的?明知道年年都有可能死人,對於預防死亡卻這麼不積極嗎?我以為學校的責任包括保護學生安全呢,結果夜見山北做了什麼?不但沒有繼續想其它預防措施,校方根本就還繼續編學生進三班,有這種道理嗎?這學校根本就已經可以構成蓄意殺人了好不好!就算大家都想不到辦法,起碼可以就把三班變成只有Misaki一個人、或乾脆就是空頭班級,讓死者想害死人都沒受害者吧,結果班級人數不但沒減少,連本來無關的轉學生都被編進來,良心何在!

OK、可能學校難免有點官僚,那老師們都在幹嘛咧?你帶到的學生隨時可能會莫名其妙死掉,你還可能會被拖累,這樣當老師的都沒有一點心理壓力想要避免事件發生,是否有點太沒責任感了?尤其是圖書館那位千曳辰治老師,都已經發現規律了拜託你就快點說出來救人,不然眼睜睜看著三班關係人一個接著一個死,你都沒有罪惡感嗎?有什麼顧慮會比這麼多的人命還重要?話說回來這麼多年來只有他一個人發現規律也很奇怪,一所學校年年死這麼多人,竟然都沒有一個人想到該紀錄一下嗎?

然後學生們就更難懂了,大家知道這個詛咒之後反應竟然是「啊啊好可怕,但都進來了也沒辦法,那我們就進行代代相傳的忽視某人秘法吧!」等等啊這麼逆來順受的學生到底怎麼教出來的?對於把自己編進死亡班級的學校沒有一點抗議的大家沒問題嗎?說是要對外守密,但我怎麼想都覺得守密應該沒有比命更重要吧,日本人真好講話,換成臺灣發生這種事,編班名單剛出來上從教育部長下至校長這工作就都別想繼續做了。

好吧就算學生秉性仁慈,雖然前面說過校方這樣的喪盡天良,他們還是不希望校長就此沒頭路……拜託、那你們就不會想要逃跑嗎?升國三前轉學搬家也好、分班後馬上去外地讀書也好,趨吉避凶不是人類的本能嗎?更別說班上很多人的親戚都曾經是三班的倖存者了,看到自己的血親成為新的三班成員,就算不想保護親人,好歹也想想自己又有可能成為犧牲者吧,結果大家有做什麼嗎,好像也沒有耶,夜見山北還是一樣每年五個班,看起來人口一點都沒有外流啊這合理嗎?

而且要說學生秉性仁慈的話,想想主角逃出生天之後竟然完全沒有想要趁著記憶還在趕快把解決之道傳給下一代學弟妹(既然是驚悚小說,我就不要求事件必須要被根除了),是有沒有這麼自私?而且之後的學弟妹還沒有見崎鳴那樣的外掛陰陽眼耶,你們就這樣放給大家死沒關係嗎?還是說見崎打算每年開學典禮就回來當義工,看過三班全班人員之後指著某人說:「就是他了,大家動手做掉他吧!」然後來個現場殺人實境秀這樣?

說到底明明就有這麼多(可能)逃離厄運的方法,結果這群人卻連試一下都不試,寧願去選擇那個有時候有效有時候無效,比安全期避孕還要不可靠的「假裝少一個人」,這種想法真是太難懂了!比每天拜拜祈禱變瘦卻不去運動還要難懂!結果是雖然《Another》本身滿好看也挺恐怖的,但考慮到整個故事之所以能夠成立,根本就是架構在整個村莊的所有人危機處理都零分的大前提之下,總覺得好想也給作者零分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