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0日 星期四

輕鬆‧愉快‧十八禁

噗浪文整理。


為了避免引起誤會,先在此聲明:本文提到的「汙穢」與「純潔」都採白玫瑰基本教義派標準,謝謝指教。



雖然我賣本子也是會驗身分證,但說實在很難認同所謂說自己未滿十八歲就看限制級很不可取、或是父母幫小孩子買十八禁本就是放任的壞家長這種論調。


尤其是那種「難道那些小孩不知道他們已經犯法了嗎」的論調,所謂的出版品分級制度本身是為了保障閱聽者不會受到預期外的損害、保護未成年人的權益,因為法律認為未成年人還沒有成熟到可以自主決定這些事情,就像未滿十八歲不可以抽菸一樣,是賣書賣菸給未成年人的人犯法,買的人沒事。


基本上我其實非常反對現行的出版品分級制度──不是說不能分,就像作品會標TAG、寫警語一樣,我覺得盡到讓人在接觸前知道自己要面對的是什麼東西的告知義務很重要,也應該要有。但姑且不論目前的分級制度只有非常粗糙的普遍級和限制級兩種(比閱聽時不易事先審核的電視節目還簡略是什麼邏輯),分級上又有很嚴重的性傾向歧視,光是販賣某種書給某些人會犯法我就覺得很反感。


我非常厭惡這種把未成年人純潔化的態度,十八歲做為一個理應清純的標準,在這個年齡下的人不應該接觸到任何血腥暴力色情,最好人人都能長成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蓮花或者按這兩年的流行應該是白玫瑰,但是人客啊,你摸摸自己的良心說,這有可能嗎?資訊爆炸的年代竟然還妄想靠著禁止接觸所謂有問題的出版品與錄影節目帶這種手段,來維持未成年人心靈的純潔?這年頭的年輕人連身體都不曉得汙穢到哪去了你跟他們談心靈純潔?


堵不如疏。我寧可自己的孩子是在我的監督與教育下去接觸這些可能有些過激的事物,也不希望他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自己接觸然後形成一大堆莫名其妙的錯誤觀念。因為我自己從有記憶起對各種有字的刊物就來者不拒,裡面有些書籍我相信以今天的標準來說絕對是限制級無誤,但是我沒有長歪──基本上只要父母肯好好教,小孩子要長歪其實沒那麼容易的。


這時候一定又有人要說「你沒長歪是你家的事,這都特例」來反駁,但此刻就算不討論到底是不是特例(有誰真的做過調查了?想談特例?拿數據出來說話。)難道教養子女不是法律規定的義務嗎?民法1084條第2項規定「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有保護及教養之權利義務」是寫假的嗎?


事實是我們的社會與我們的人民是這樣地懶惰,與其花時間教育子女自主思考、理性判斷孰是孰非,大家寧可用粗暴卻簡單的方式,將未成年人與所有「有害的」事物隔絕,於是我們不需要費神去教育孩子為人處事的道理,只要簡單的「不准」還有「等你長大就懂了」就可以打發掉他們。但有誰可以在滿十八歲的那天就突然醍醐灌頂一切了然?所謂「長大你就懂了」真正的意義根本就是「等你長大,教你這些就不是老子娘的責任了」,然後拍拍屁股,把長大的小怪獸放生。


於是結果而言,父母/教養義務者變得如此輕鬆,只要把小鬼送到學校,放學後送到補習班,這樣過了十幾二十年他們就會自然而然地獨立自主,出了什麼差錯就一定是老師沒教好、遇到壞朋友、是你們不該賣這種猥褻下流的東西給我家小天使……要我說的話這根本就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利用制度把過錯全推到別人頭上,什麼壞事都「不是我家小孩的問題」(背後的意義是「不是我的教育出了問題」),我覺得這就是這年頭許多了不起的家長們在幹的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