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2日 星期一

近況

久未更新。雖然想著「是不是該引用幾句話來表達一些決心什麼的」,但說真的實在沒有那樣的心情所以還是算了。


算不上很正面的一篇日常文,也許之後清醒點想想就會刪掉了。那麼以下條列式。



一、


畢業半年,這半年來看到同年齡者各有各的出路,說不急是假的,沒有壓力也是假的。每天補習回家看到母校的學妹放學去搭火車就覺得很懷念,儘管在聖功的日子發生過很多狗屁倒灶的事情,至少那時候唸書真的很快樂,每天都按部就班開心地做筆記、理解然後記住那些東西。


我喜歡讀書,即使是現在也依然喜歡讀書。但我討厭做無用功。就算知道不是努力就會成功、想要求等價交換等你先成為鍊金術師再說,骨子裡還是會渴望那樣的東西。但法律有時候越讀就離現實越遠,雖然努力做很多筆記、記下很多東西,看電視時猛然被父母問到法律問題還是經常性地答不出來。──OK,我知道學說與實務在這裡的爭論是什麼、彼此間的批評是什麼,但是我說不出為什麼檢察官要這樣做、法官要這樣做乃至於為什麼當年會苦吞敗訴。


很諷刺的一點是,法律講求公平,但人民要的是正義,他們心中的那個正義,而現實中的司法常常二者都無法給予。儘管經常就所學為之辯駁,這仍然是我無法否認也無法忽視的問題──我們都知道理論上應該怎麼做,但現實中才不管理論那套,而拿「實務就是硬要這樣啊」來辯護聽起來又是那麼薄弱。


 


二、


我真的真的很想拿個白星。


在那之前很多話聽了都覺得非常在意,膝蓋經常中箭雖然心裡也知道說話的人未必就是有意的。和幾個同樣在交叉口的朋友聊過,大家的共通點就是變得有點敏感,有時候日子過得像踩地雷(順帶一提,我今天才知道原來世界上雖然有那麼多國家到處放水雷,但有能力除雷的只有兩家公司),只好每次意識到膝蓋上的箭矢時就開始默唸「世界如此美好,我卻如此暴躁,這樣不好,不好。」至於有沒有用則見仁見智,不過總的說來,告訴自己看看那些因為挫折就改變心性的前車之鑑是比較有用的。


 


三、


雖然不知道小時候到底有沒有辦過抓周,但總覺得有的話我應該是抓到鞋子吧。


以前表妹還很小的時候非常好動、愛往外跑,我媽很愛開玩笑說她是「不安於室的女人」,仔細想想我應該也是。就算知道背後有人在等你、希望你留下來,仍然希望離開的那種人、離開之後又開始無盡懷念的那種人。目前為止還沒有什麼人能讓我覺得「和這個人長時間相處真好」,就算是家人也一樣,到了某個程度我就會開始覺得累,然後想要獨立空間。實在很難想像某些人怎麼做到長時間膩在一起的,某些同學竟然已經結婚了更是讓我覺得超乎想像。對我來說保持長情的方法就是喜新厭舊,只有不斷變換才能夠維持長久不變的感情,否則相見不如懷念。


 


四、


接觸過女性主義之後就會經常活得很憤慨,這是真的,還是不可逆反應。


有的時候想想是不是乾脆刪掉幾個板不看會比較輕鬆,但總是剛這麼想就在原先以為是清流的地方看到驚死人的言論,避無可避啊。


(而且在匿名與半匿名的情況下就會特別嚴重。)


 


五、


雖然還是無法放棄寫作,但果然想要兩手抓就會讓自己非常累。


 


六、


要安慰別人很難,很多時候都覺得其實什麼都不要說搞不好效果還比較大一點,不過很多人不明白呢。


回想起來我從小就很不擅長安慰別人,只會在朋友哭的時候手忙腳亂拍背遞衛生紙。雖然說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朋友想要的,但我想應該是因為對我自己來說只需要那種程度的安慰、也只想要那種程度的安慰吧。我其實很討厭聽到「加油」這個詞,所以第一次看《微憂青春日記》的時候就非常喜歡──所謂「加油」背後的意思不就是現在還不夠努力嗎?在一個人失敗挫折的時候這麼說不就是在責備對方嗎?雖然說講話的人未必有那個態度,但對於情緒不好的人來說,果然還是說什麼都不對勁吧?因為自己很不會察言觀色也很不會說話,所以還是閉嘴默默陪伴就好了,我是這麼想的。


但其實還是認識幾個非常會安慰人的朋友,有時想想我這麼不會讀空氣的傢伙能交到如此善體人意的朋友,真是太神奇了。


 


七、


最近辦了ASK,算是個相當有趣的網站,因為相較於噗浪和個板多了更多互動性,因此也比較能夠討論一些比較嚴肅深入的議題,重點是可以匿名,這我覺得挺好的。


 


八、


經常性地後悔讓家人知道自己的噗浪與部落格,這時候就會覺得有個板真是太好了,雖然還是常常想要神不知鬼不覺地換地方。


本來人就不該奢求看到另一個人的每個面向。


 


九、


雖然一直都不是一個人,還是常常覺得非常孤單,算是遲來的中二期嗎這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