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3日 星期一

5月11日~5月12日:桃園→布拉格


寫在前面。

一、
這次去東歐十二天,因為團體本身性質特殊的關係,行程中有非常多可笑與不得已的地方。但也因為團體性質特殊,很多事情雖然覺得「哇靠、這種事你們也做得出來?」但會因為各種大人的事情而最好不要說出口。所以當遊記跑到這部分的時候,我會效法日本的見面會DVD,用(嗶)來打上世界和平的馬賽克。(但當然,親友想知道的話還是可以私下問我~)

二、
承上,某方面來說因為這樣的原因,旅行的過程中常常覺得很寂寞,有很多話卻沒人可說的那種寂寞。──在學時碰到什麼可笑可恨的事情,往往和犬五吃頓飯或和阿紫泡個茶,大家笑笑就發洩完了,回臺南住之後也還有噗浪和SKYPE。簡而言之,上大學到現在我還沒有一次是像這樣完全沒有「能夠互相理解的對象」來進行談話。雖然是和我媽同行,但就像我也直接跟她說的:「就像你的世界我不是很懂一樣,我覺得很多我想說的事情你也無法理解,所以我不會跟你說。」

於是,儘管大家都說最好別和朋友一起旅行,在旅程中我還是經常設想「如果是和○○一起來的話會怎樣」,○○多數時候是犬五與阿紫,特定的情況下也會變成納川、阿莫或三裂葉。因為車程很長(表定車程1765公里,實際上絕對有超過),常常一邊坐車一邊在心裡打信的草稿,但最終因為種種原因這些信並沒有全部寫出來,大多數人還是只寄了明信片,所以乾脆就把這些信補在這裡,權充是遊記(畢竟回到臺灣補寄也未免太沒誠意了,我絕對沒有要影射阿粽的意思!w)

三、
再承上,既然本質上是寫給朋友看的,就不保證能在部落格上寫到旅程結束,或許哪天和朋友吃個飯聊個天把這些話題交代完,然後就不會再接著寫下去。畢竟這次旅行我已經成功地(並且史無前例地)完成了明信片任務,自己已經很想給自己拍拍手了。

以上都能理解的話,下面開始是這次的東歐行。




親愛的○○:

北上搭機前聽說北部下著非常可怕的大雨,因此有點擔心飛機飛的狀況,不過顯然這樣的雨勢還不足以影響到航班,只是讓大家在拖行李的時候非常不方便而已。

雖然行程一共分成三個梯次,不過半是約好的還是巧合,總之臺南的四位教師都分在第一梯次,而且有三組還是搭同一班高鐵的同一個車廂。出發前我碎碎唸過行李很難收這回事,但事實上到了車站才發現我們的行李只有一大一小兩個沒裝滿的行李箱真是非常輕便了,同行的校長Z先生和女兒一人拖了一個超大的行李箱,出於某種刻板印象我和老媽非常不能理解為什麼一男一女的行李會比兩個女人的行李還要多,結果他們回答說那兩個行李箱都沒裝滿,是打算去德國買鍋子的。(唉唷)

行前會時旅行社提醒過歐洲多半是石板路,建議大家買輪子比較好滑耐用的行李箱,以免在路上拖一拖就壞了……但他忘了提醒大家最好要買有剎車功能的!這些輪子太好滑的行李箱在往機場的接駁車上奔放地滑來滑去、亂跑到大家都囧了啊!

總之跳掉比較無聊的部分,這次旅行有一點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每到一個國家就會有當地派駐的(嗶)過來致意關切(我說過性質特殊了),事實上就連團長本人都是(嗶)派來的,所以登機前我們也理所當然地在機場看到了來送機的人,當然也附送一大篇的官腔。

我並不喜歡這樣,但是這件事必須要一直發生,它有它的必要性,為了跟上面交代我們就是必須配合行禮如儀,就好像為了彰顯我們是一個這樣的團隊,必須從在桃園機場集合開始就戴上一個說實話並不是很好看的牌子,上面寫了你的名字、職稱以及這次的團名。雖然說背面附上每天住宿的飯店地址與聯絡方式算得上相當貼心,但除此之外也沒有別的功能了,就連過海關的時候也沒有一點特權唷☆(戲言)

說到底我只是覺得,OK、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真的還有必要這樣掛著個名牌到處跑嗎?這個牌子的功能到底是什麼?我們是什麼大學生辦的營隊,須要靠名牌來記人嗎?那又何必還每個人發一本資料,裡面附上所有團員的彩色照片和姓名、身分?再者既然領隊一再提醒大家東歐某些國家很容易被搶、治安亂到他這個當領隊的都不敢揮旗子讓人家知道他是領隊……呃、那我們這樣每人掛著個牌子公告周知「我是觀光客」好像也沒有比較好啊。

待在飛機上的十三個小時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相當可怕,久坐、空調加上缺乏活動的結果就是乘客們好像喪屍進攻最後的堡壘那樣圍堵在廁所附近,排隊的時候還會看到老爺爺老奶奶邊等邊做健身操,雖然是滿有喜感的畫面但真的看到了還是稍微覺得有點囧。

機上聽完諏訪部和鳥海的「歯科医は愛を試される」,真的是非常可愛的劇情與人設,但第一次空耳聽的時候我一直到中盤都以為鳥海才是牙醫,可能下意識裡就覺得讓諏訪部拿電鑽和鉗子各方面來說未免太危險了,畢竟那可是葬儀社呢!雖然說鳥海也配過紅色天井的七絡啦但因為第一印象是由利的關係就一直覺得他好青年……至於諏訪部方面就、因為第一印象是THE UNLIMITED兵部京介的安迪,聽到這片時感覺好像赫然發現家裡養了很多年的哈士奇其實是狼偽裝的,某程度上來說那種聲音太可怕了。


既然都說到這片了,我想稍微、稍微地抱怨一下CD封面。我看了很久才發現牙醫嘴上叼著的那個東西是他戴著醫療用手套的左手,而不是金牛角更不是箭竹筍啊!(抱頭)

另外因為華航有機上娛樂,所以又看了一片電影「大奧~永遠~」來配飛機餐,但因為我不久前才追完LEGAL HIGH,對於那個靠北的古美門流下了深刻的印象,結果是每次看到右衛門佐和桂昌院對峙,心裡總覺得他下一秒就會伸手邊戳桂昌院的光頭邊賤笑說:「像你這種連女性有更年期都不知道的白癡,還不如把這顆難看的光頭塞進『犬大人』的嘴裡咬一咬,說不定還有機會變得靈光一點。」當然他並沒有這麼做,可是我一直出戲。


維也納機場。最後兩天還要回來的地方,因為飛機餐的口味大家都知道而在這裡買了蘋果派,但接下來在往捷克的車上我們看到了數不盡的蘋果樹,以及領隊的一句話:「在歐洲因為盛產蘋果,所以你到餐廳去,沒特別說的話甜點一律都是蘋果派。」瞬間開始有了點不祥的預感,果然接下來就吃了好多好多天的蘋果派,感覺好像回到臺灣都可以出一本書叫作《蘋果派的一百種吃法》了。


午餐在捷克的小鎮黛絲(Telč)吃,建築物的細部裝飾非常有趣,有些乍看之下好像是雕刻上去的,其實都是彩繪。建築物相當色彩繽紛,不過下面賣的東西就和臺灣的老街差不多,也就是說其實大家賣的東西就是那幾樣啦!波希米亞風的圍巾、操線人偶、插成刺蝟狀的彩色鉛筆之類,最後只買了冰淇淋──這十幾天大致上到每一個地方,只要有機會就一定會買冰淇淋,尤其是莓果口味的,常常能用便宜的價錢吃到很棒的冰,和臺灣比起來真是物超所值啊~


午餐吃這個(附湯和甜點),看到它的當下還想說雖然湯很鹹,但如果接下來每天都是吃薯條配肉也還算可以啦,就當作吃了兩個禮拜的麥當勞吧~結果一口咬下去才發現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因為它就單純只是把豬肉煮到很熟,除此之外幾乎沒有調味,至於薯條則是泡在勾芡裡所以變得相當濕軟……只有看起來好看而已,事實上一點都不好吃啦!(哭了)


抵達布拉格之後由地陪負責導覽布拉格市區,在聖維特大教堂看到慕夏畫的這面彩繪玻璃完全是意外,基本上雖然我很愛他但根本就不記得他是捷克人(失禮),所以走進教堂第一時間就看到這面玻璃,感覺就好像看到貼滿了臺科大學生證的等面積玻璃窗那樣。不過雖然教堂建築很美,實際上到處都是棺材、墓室,地陪笑咪咪說:「現在大家腳下的地磚不是鑲嵌了十字架嗎?每個十字架都是一位修道士的墓室喔☆」那瞬間團裡很多老人家的臉色明顯都抽搐了下。



出了教堂之後是黃金巷,雖然名字很氣派但實際上這裡並不產金,巷名由來自當年的窮苦老百姓騙國王說能造金子,從而交換到了這條巷子的居住權。說穿了就是以前的貧民窟啦!我邊走邊想說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嘀咕大老遠跑來歐洲看死人和貧民窟,但其實這裡也不是沒住過有名的人,第廿二號屋子就是卡夫卡的故居──雖然這麼說,但實際上看到這座小屋的感覺比較接近「想靠搖筆桿子謀生,一不小心就是住這種地方的下場啊。」(現實)



離開短短的黃金巷之後會看到一座裸體的少年雕像,就像是要體現人類的惡趣味舉世皆然那樣,陰莖的部分被遊客摸得亮晶晶的,不少團員也下去吃了一把豆腐,我看到後來很想過去在雕像前面貼個牌子寫「包生子」。不過以這雕像的纖細身型,我覺得他看起來實在很像早年某些BL漫畫裡的受,所以到底是不是真的能包生子這可能有點疑慮。

雕像附近有個階梯可以走下去,但不在行程裡,因為天氣很冷不太想動,也沒有走下去看看。後來據團員說是酷刑博物館,總覺得有點後悔啊。至於雕像背後的玩具博物館則是另一個深深惋惜不在行程裡的地方,雖然心裡也不是不知道所謂的考察之旅本來就不可能讓你出國看刑具和玩具啦。


布拉格廣場。看起來好像艷陽高照,出發前查了氣象也說這天布拉格的氣溫大約在13.3°C到6.1°C,陰天、降雨機率10%,但事實上不但下了大雨,就算有陽光也是超乎預期的冷。可能因為這幾天臺灣都太熱了,大家真的沒想到會這麼冷,冷到之前走了幾個小時的路都沒有用的程度,反而因為走太久,腳的肌肉都僵硬了,配合這種天氣相當讓人崩潰。

但是我一定要說,我覺得這些事情都還是最讓人受不了的,真正讓人心頭火起的應該是明明就是這麼糟糕的天氣,我們卻被放在布拉格廣場上站了半個多小時。──眾所周知臺灣團出國就是要到處消費,就算這團是(嗶)也不例外。通常旅行社安排行程時會讓大家到最後一站維也納再把要買的東西買一買,一來是維也納的名牌店肯定比捷克、波蘭或斯洛伐克多,二來這樣也可以避免行李一開始就塞太多東西很難搬上車。

但這團一直到上機前才接獲一個很不妙的消息:到維也納的那天是聖靈降臨節,全城的商店都放假不營業,註定了就是只能純觀光。於是領隊開始很努力在前面的行程裡找空檔讓大家購物,世界知名的布拉格廣場當然是個不能放過的地方,而且很顯然有幾家店是旅行社的特約戶──不只有操著一口臺灣腔中文的店員,甚至直接就告訴你臺灣團另外打幾折啊!(當然我很願意相信這種店家多半都會另外給領隊和導遊抽成就是了,也不是那麼不能接受的事。)

以上我都理解,我只是不能忍受。在我看來就算我們這團不是(嗶),「守時」和「守序」也是做人重要的態度,更何況是近五十人的團體行動,只要幾個人脫序,很快地大家就不受控制了。但偏偏這團體在行程一開始給我的感覺就是「秩序?那是什麼?可以吃嗎?」先頭城市導覽的時候就不斷有人拍照拍到掉隊,當然更沒什麼人在聽地陪講解──其實掉隊掉到超出通訊器的收信範圍外也就聽不到了──於是每到一個定點就要開始互相等來等去大點名,而且每次拖到最後的都是那幾個人,到後來真是很想掐著他們脖子邊搖邊問你們秩序觀念這麼差是要怎麼為人師表……但問出來就真的太尷尬了只好閉嘴。

在布拉格廣場就更扯了,我沒在保養所以不是很懂波丹妮有什麼好,但我覺得做人應該還是要有點限度。為了自己要買這些據說很好用很超值的東西,讓其他人在你也冷得吱吱叫的布拉格廣場枯等半小時、還拖到行程,同時沒有任何人通知這些在等待的人「為什麼其他人到現在還沒來」,甚至人到了之後對於自己的拖延遲到沒有一句賠禮道歉……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態?我很難理解,更無法容忍。


總而言之,逃離了又冷又濕的布拉格廣場,原本大家期待至少吃頓好的吧……嗯、晚餐看起來確實相當地美味,但是、但是!一口咬下去才發現不對啊!左邊那兩塊和右邊那兩塊,它們不是麵包!(震驚)硬要說的話,團員們一直認同這就是盤烤鴨配酸菜,然後右邊兩片饅頭,左邊兩片發糕!這形容真的是太中肯了,沒想到捷克人也會做發糕,而且連甜點的藍莓蘋果椰子派(別問我這搭配是誰想出來的)吃起來也像發糕呢!但我可沒聽過發糕要配烤鴨和酸菜啊,而且這酸菜真的好酸……(淚流滿面)


終於回到飯店之後,老媽開始整理要拿回去送人的紀念品(捷克特產的水晶銼刀),我則發現了非常令人悲傷的事:鏘鏘、事前買好的轉接頭不能用!東歐的插座全都是圓形,但我們在小北百貨買的轉接頭卻是方型啊!別說什麼燒水煮泡麵了,根本就連插都插不進插座裡,實在是很有被背叛的感覺。尤其回想起小北百貨那一整排轉接頭還特地將「德國」與「歐洲」的轉接頭分別標注,導致我們買了兩個長得非常像的轉接頭帶到東歐來……那當下看著不能用的電湯匙與充電器,再回頭想想你所擁有的並不是一個不能用的轉接頭,而是兩個,內心的悲憤真是筆墨難以形容啊!(流淚)

於是第一天(在飛機上)和第二天的行程就這樣結束了,雖然一直有著各種各樣的抱怨與吐槽,但其實我也一直都覺得非常有趣。能夠親眼看到這些建築、身歷其境體驗當地的風土民情(雖然是給遊客看的風土民情),凡此種種都讓人覺得很愉快。雖然同行的臺灣領隊與台灣團員某些行為(比方說在波丹妮失心瘋的大採購之類)讓人有那麼一瞬間很不想承認自己和他們是一團的,但回頭想想,這些團員們可是天下的(嗶)啊,畢竟都已經算得上是堪稱楷模的高知識分子了,和以前出國旅遊的團員相比多少還是要好上幾分的,如果同樣是要和有這些討厭習性的臺灣人出國,我還是比較喜歡現在的旅伴。這樣一想,就又覺得雖然對某些人的行為有很多看不慣之處,好像也不是那麼難以裝聾作啞了。

不過話說回來,看看身邊狀況百出的團員、想想耍笨被轉接頭背叛的自己,就覺得不到五十個臺灣人就已經這樣,那麼離開臺灣兩天,國內想必又發生了各種更加光怪陸離的事情吧。希望你在臺灣一切都好,也祝令堂母親節快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