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30日 星期五

兩個七月

因為在ASK上被問到使用手帳的心得,就拿去年和今年七月的部分來做個對比好了,順便也算一圓我一直想發手帳分享文的夢想XD


左邊是舊的手帳,由二○一二年七月用到二○一三年六月,右邊則是現在用的,日期從二○一三年七月到十二月。

去年因為剛開始做,封面用的只是單純的厚紙板與特殊紙精裝,再另外加上紙膠帶和霧面書套;今年這本在技術有了大幅提昇的前提下就做了織錦緞的布面精裝,還很假掰地附了盤扣,不過實際使用兩個月之後總覺得這種高貴的布料其實不太適合用在手帳這樣要到處帶著跑的東西上。







要說現在這本有什麼特別值得誇耀的地方,那肯定是扉頁請Tizzy Bac的惠婷簽的這段祝福了!開口時其實預期了會被拒絕,沒想到惠婷超級阿沙力的簽了!(至於為什麼不是拜託全團寫這段話……因為總覺得這樣一來考試的好運就會一下子用光了!)

另外從圖片右邊可以看到書衣有加縫放紙膠帶分裝的小口袋。


月記事的部分兩本差不多(畢竟今年的就只是把去年的檔案改個日期就繼續拿出來用了),甚至這兩個七月的行程也沒有差很多,主要的相異之處大概是今年多了法官助理的考程,還有兩年的補習時程不同吧。


接著是日記事,我用的格式非常簡單,上排日期、左排時間軸,中間格紋方便寫字時對齊,就這樣而已。不過去年那本用到後來嫌格子又小又多寫不完,這本則是格子太大,還沒寫完就滿了,下半年應該要想辦法找個平衡點出來。


七月一日。

兩本的內頁都是線膠裝,可以完全平攤,這一年下來我應該有做超過十本線膠裝的書,變得超熟練的,手上的洞少很多了。(喂)

去年這時候在看My Little Pony,AJ太可愛了!誰知道最新一季的劇情竟然變這樣,看完好想報復社會……今年七月一開始就跑去臺東了,但是個不太愉快的旅行。


七月二日。

去年去百老匯影城看了ガール,明明約好了時間我卻睡過頭,犬五接我電話的時候八成超想揍我的OTL話說回來,這部的臺灣片名翻什麼「敗犬復活大作戰」簡直意圖使人爆血管,看過沒水準的但很少看到這麼沒水準的。電影挺好看的,雖然是小品但很多小地方會讓人有共鳴,而且主角之外的配角們也刻劃得很突出。

今年的七月二日則是個很難過的日子,在民宿電視看到李國修老師過世的消息時真是全家都傻在當場,就像朋友說的:「還以為國修老師永遠不會離開」。回來之後整理歷年看屏風表演班的手冊,意外找到這張二○○七年看《京戲啟示錄》的票根,配合媒體上一再重複放送的國修老師名言真是格外讓人惆悵。


七月三日。

去年這天和同樣要畢業的室友們拍了合照,不過現在大家某程度上來說還是在同一個城市XD朋友轉了一句有趣的話:「國曆七月放出來的小鬼,比農曆七月放出來的小鬼還可怕!」我想應該可以繼續再用個十年不退流行吧。

今年的這天則是努力地清了ASK上累積許久的問題,答完之後HP就歸零了。雖然說CCR這個問題在女板吵的時候我就有跟到,但要特別整理出自己對此的想法還真是意外地花時間啊。


七月四日。

去年此時查到了大部分的成績,確定安然畢業了,所以開心地下了王之器二的訂單(關聯性何在),いと畫的Caster雖然是我菜,但每次看他的圖都還是有種好像要被打開什麼新世界的感覺……

今年的這天則是開始看カーニヴァル,與儀完全就是我喜歡的那種憨厚大男孩,但就算這樣也無法掩蓋這部作品劇情像菜尾般亂七八糟的事實,雖然說看的時候不用腦這點還挺讓人滿意的啦。


七月五日。

FREE!京阿尼果然沒有辜負我的期望,這什麼太可愛的人設!而且這畫風讓大家都軟綿綿的整個就非常美味(喂)還有水的作畫真是太出色了,拜託快點代言運動飲料!

去年的這個時候則是在關切林益世案(雖然說有一部分是在看腐點……),同時看的小說則是我想吃肉的《非主流清穿》,這本真是挺好看的,不過得刪掉最後幾章過分大中國主義的劇情,才會看得比較開心。


七月六日。

去年的這天因為前一天在微博上看到《全球商業經典雜誌》的廢文,打他臉的想法太強了,於是整個早上都泡在圖書館挖舊報紙,翻了不少民國六十年代「大專聯考女多於男,應該要保障讀大學比較有用的男性」的新聞報導,由此得證臺灣在這方面約超前中國四十年的距離?

今年這天和尹口約了晚餐,過程實在太曲折離奇就不說了,倒是越來越想搬出去住。


七月七日。

拍了(到現在還在用的)學士照,後來有點後悔擦唇蜜去拍,因為照片顏色看起來很奇怪。至於親友對這張照片的評價則是:你笑得有點囂張。

晚上在生活法律板看到一篇傻到天邊去的文章:某人的爸爸為了測試家裡的鴿子會不會自己飛回來,就在牠的腳上綁了寫著「幹你娘」的字條然後丟出去,結果鴿子飛到鄰居家裡,對方打開字條之後怒告這位老爸公然侮辱w

今年七日看到的有趣事物則是鈴健和神谷跑去獸電的ED跳舞……你們都幾歲了!w


七月八日。

去年這天第一次跑去小酒館喝雞尾酒,因為太新奇了就把每個人點的酒和口味都記錄下來,沙灘上的纏綿喝起來就像普通的果菜汁啊!另外草莓酒乒乓很棒,不過真的沒想到他酒精濃度這麼高耶。

今年這天則是……超想去冀寶齋博物館的!想去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會被騙到這種程度還執迷不悟!


七月九日。

去年此時分別和三裂葉與阿紫聊了不少事情,算是有確定一些想法,今年則買了陳雪的《人妻日記》,但我到現在還是沒看完它。


七月十日。

上程政大總複習的時候總覺得稍微被他的話激勵到了,也是有這樣會讓你學到東西的老師,雖然說也不是沒遇過那種上課就只是唸講義當有聲書的,到底為什麼後者能在補習班教這麼久呢?

今年這天的晚上和人在PTT上吵起來,吵到後來覺得對方根本聽不懂中文,好無力。


 七月十一日。

指考的作文批閱出來了,如果照新聞報的那樣,那今年的考生還真是寫得不怎麼樣,感覺某些人只知求新求異,寫了「貪」、「帥」、「錢」之類的字,卻不知道這些題目可以怎樣加深論述去打動批閱者,既然這樣還不如不要寫。

今年這天在噗浪上開了個手寫句子的跟風,雖然又寫字又拍照弄得手忙腳亂,但收穫了很多很棒的句子,其中最喜歡的是這句:Life is suffering.

But we deserve it.


七月十二日。

去年此時又掉進了自我厭惡的週期裡,每當這時候真的是討厭自己也討厭別人,看到電視上的暴發戶就更心煩了。相對地今年這天倒是在日拍上看到一樣真的只能賣給有錢人的商品……Volks的薔薇少女全套五體(附戒指)!救命喔到底是要賣給誰啦!


七月十三日。

大概是漫吐史上最黑暗的日子,我決定從這天開始鄙視Rainlilt和sawg的為人——連刑事法不能溯及既往都不懂的人到底憑什麼職掌一整個討論群組的大權啊,太可笑了。

今年的這天雖然沒那麼陰沉,但因為聽了美しいこと的廣播劇,還是被寬末這個個性很差的傢伙搞得心情不好。


七月十四日。

兩年的這個時候都在臺南,不過去年是剛換房間,今年就是常住了。至於去年常住的地方,今年則是不太平靜,我果然沒看錯宿舍教官這個人的人品,像他這樣亂來的人遲早會出事的。


七月十五日。

第一次試著做了短褲,成品看起來挺讓人滿意的,可是沒帶娃回家就不知道到底合不合身,倒是越做越想要縫紉機。

今年此時被推了ダンガンロンパ的坑,製作組的惡意簡直深不見底……


七月十六日。

錦安里的新聞和老媽在看的電視連續劇都告訴我們一個事實: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笨蛋,但相對地也得是笨蛋才能爬到那麼高的位置。

今年的新聞也同樣讓人充滿了憤愾,憤愾到想讓春の夢那群人重出江湖的程度,所以做了一點創作筆記。


七月十七日。

去年突然想到高中的時候班上很流行《宮》這部韓劇,就找來看了兩集,結果我完全無法忍受女主角的愚蠢,天啊怎麼會有這種一邊想著「我要進宮拯救我的家人」,但真的進去了之後卻到處衝動做蠢事得罪人的女人!你的決心都是嘴上說說而已嗎?相較之下《女人天下》真是好看太多了,雖然宮鬥的手法根本是中國這邊玩剩的。

但話說回來,對照到今年和朋友聊的事情,很多人的決心還真的只是說說而已……



七月十八日。

去年的這時候開始了和可咪購對抗的第二回合,真是從沒看過爛成這樣的代理,做事被動就算了,連委託的書都可以弄丟,每個店員的說法還不一樣,這家公司到底憑什麼撐這麼多年我不懂啊。

今年很常看女板,某些帳號真的是每次看到他都希望PTT開發眼不見心不煩功能。


七月十九日。

去年這時候回到臺北的宿舍,一方面想念臺南的家人,另一方面又覺得考完試回家之後一定會變成無比想念臺北的朋友,事實證明果然如此。

ダンガンロンパ第一個事件結束了,這時候配上ED真是諷刺到了極點,「想成為英雄嗎?嗚噗噗噗w」「你還把未來掛在嘴上啊?可惜笨蛋是沒藥醫的呢~」


七月廿日。

與可咪購的戰鬥持續中,他們新找來的店員全是彪形大漢,該不會就是為了預防委託人忍不下這口鳥氣揍人吧?

今年這天開始看《魔界王子》,劇情中中,我基本上是靠著藍鬍子撐完全場,但他戲份怎麼這麼少。


七月廿一日。

去年這時迷上了少數民族音樂,想跟著唱卻發現自己先天不足後天失調,連音準都抓不到。

今年這天和老媽跑去展覽中的林百貨,因為沒帶手帳,只好把章蓋在地圖上,回家再剪下來貼。晚上為了作家到底有沒有對社會事件的不表意自由,對某個噗友的行為感到非常憤怒,我覺得強迫每個人都要表明立場,這根本就是多數暴力啊。


七月廿二日。

TDKR沒有TDK好看,而且就算有JGL和安海瑟薇還是救不太回來,但我喜歡最後那個羅賓的設計。

今年看完了銀之匙,覺得好像又重新得到了往前的力量,但豬明明就沒有這麼可愛!騙我沒看過豬嗎!小時候都被爺爺養的豬欺負!


七月廿三日。

去年此時在資料夾裡挖到久遠的民族服飾資料,丟到噗浪上也沒人知道是哪本書,不過後來在臺南的圖書館裡找到了,人生的際遇很奇妙。

今年的這天配合妹妹大掃除,我也跟著收了房間,把從小到大收到的卡片全都挖出來看過一次,深深覺得自己認識很多非常可愛的人啊。


七月廿四日。

去年幾乎掉了一整年的Fate/Zero坑,這天因為追蹤的繪師在噗浪上提到某些特定角色粉絲會到處黑其他角色的事情,稍微寫了一點想法。遺憾的是當初抱怨的事情到現在還是沒什麼改變。

今年這時候開始洪仲丘案鬧得滿城風雨,剛好阿紫在玩ダンガンロンパ,黑白熊的行徑真是和國防部如出一轍,我感受到了超高校級的絕望。


七月廿五日。

確定畢業了,花了一堆時間跑校園大地,結果只得到一張單薄的紙,有種不現實的感覺,簡直就像是今年看的POI,以為鋪墊了那麼久總該有個高潮了吧?結果卻是首只有伴奏沒有主旋律的歌,失望。



七月廿六日。

教育部要求臺南市文宣不能放原住民拿弓箭追山豬的新聞真是太愚蠢了,忍不住重讀了一次屈原的〈卜居〉,世混濁而不清。

今年這天和久未謀面的狐皮到新光三越看玩偶展,展品比預期的少這點讓人有點失望,不過在BJD這區仍然有很多有趣的東西,陶瓷娃似乎很好玩。


七月廿七日。

皮諾丘的宣傳這時候差不多都出來了,有一家做甜食的看起來簡直比真的還美味!不過仔細想想,塑料小人也比真的小孩還可愛啊……

今年這天還是在看ダンガンロンパ,兄弟什麼的也太可愛了吧XD不過這集的死者讓我好驚訝,我還挺喜歡他的耶。


七月廿八日。

阿紫的新刊終於趕在截稿日前完成,看完之後又再次確定了我真的很喜歡飛鳥和阿久津,不過與其說是因為角色本身,倒不如說或多或少因為自身經歷而有些移情作用。

女板的紛擾到這個時候還在繼續著,但不得不說看到叫那些亂板廚去搞GAY的發言真是讓人吐血,這些人是覺得同性戀可以拯救世界嗎?說這種話也太隨便了吧!


七月廿九日。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去心辰之星,劍潭好遠啊,而且可能是場地的關係,場內感覺不是很熱絡。

今年這天看完了兩篇鬼故事,前半都很好看沒錯,但看到後來我好想棄文算了,說到底這和那些打球打到要征服世界的漫畫有什麼不同?


七月卅日。

臺北下大雨,大概是因為給犬五的阿楞從日本游過來還帶了大量水氣的關係XD

今年此時已經完全掉進狛枝的大坑裡去了,這輩子沒看過這麼破格的配角,日向君碰上他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雖然我很羨慕啦)。


七月卅一日。

旺中的案子大約從此時開始比較多人關注,我想我永遠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願意為了看康熙來了放棄新聞自由,就像我也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些人會覺得帥的人口才一定比較好那樣。

今年的這天做了讓人痛苦的惡夢,因為太痛所以全都碼掉了,但因為想起來還是覺得很不甘心,所以改寫成散文拿去投稿了,標準的阿Q勝利法。


這樣一個月看下來,格子的大小和數量直接影響到日記的質量,下半年想要設計個可以像雜誌那樣自由編排的格式,然後我再也不要用織錦緞這種麻煩的布料做封皮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