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1日 星期一

LEGAL HIGH S02E01-E02


看到第二季第二集「逆ギレ天才起業家〜『つぶやいたら』名誉毀損?」相較於把重點放在普通一般人的法感情與法律人的價值觀間矛盾、從頭到尾看爽爽的第一季,第二季這兩集對我來說看得委實看得有些痛苦糾結。

倒不是說劇情不好看或是編劇品質下降什麼的,事實上第二季(至少目前為止)仍然是相當地精彩,先別說七分愛情給了紗織剩下三分給了古美門(井手連渣都撿不到w)的三木,古美門抱著服部跪在玄關哭得像個孩子那段我可以配三碗飯啊!編劇簡直太懂!另外黛過了這麼多集之後多少有點進步也是個讓人喜聞樂見的發展。只是就人物設計來說,第二季的某些部分讓我有點膽戰心驚。





讓我膽戰心驚的原因就是右邊這傢伙,在劇中原本是新秀檢察官,後來轉為律師的羽生晴樹(岡田將生 役)。

因為目前為止第二季也才出了兩集,所以只能從現有的劇情去推測可能的發展,羽生在劇中的表現就是一再地強調「繼續訴訟下去也只是互相傷害,和解創造雙贏的局面不好嗎?」甚而如果說古美門是迷信「勝利」,那麼羽生就是幾近盲目地崇尚「和解」、「雙贏」。

從這個角度而言,或許可以說在第一季探討「法律是為了實現正義」(黛)與「法律只是追求自身目的的工具」(古美門)的衝突之後,第二季可能的議題走向會是訴訟的目的,從而呈現「訴訟是為了追求真相」(黛)、「訴訟是為了勝利/達成己方目的」(古美門)與「訴訟是為了創造雙贏」(羽生)三方對決的場面?

假如這個推論為真,那麼我會覺得人設選擇用羽生晴樹其人作為象徵其實有點問題,因為他的位置是「檢察官」、是「律師」,但從來都不是「法官」或其他訴訟外的客觀第三人。——檢察官也好,律師也罷,在訴訟制度的三角設計上,這二者本就代表了對立的雙方,亦即,他們必須要有「立場」,換言之你必須選邊站,沒有什麼「我兩邊都想幫」這種事。

這點在律師身上尤其明顯,檢察官還可能因為武器資源不平等之類的原因而受到各種限制、必須要對有利不利證據一併調查等等,律師卻打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訴訟中的一方服務,身為律師竟然不將委託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考慮,我覺得是非常嚴重的失職,更何況羽生在第二季中為了達成他想要的和解結果,甚至瞞著委託人和其他律師、擅自將己方準備的攻防武器提前讓對造知道,從而造成言詞辯論時慘不忍睹的狀況,這種行為實在很難讓人接受。

另外一方面,「訴訟是為了當事人的雙贏」這論調,其實我非常地熟悉,或者應該說臺灣的法律系學生只要有讀過民事訴訟法,那就都會很熟悉,因為這是某教授最愛掛在嘴上的論點之一。然而,身為教授他當然可以從局外人的角度提這種意見、或者身為(就某些學派的論點)法庭上仲裁者的法官,他也可以為了兩造當事人的利益、司法資源的最佳應用或甚至是自己積案壓力的考量而試圖去調解當事人間的矛盾、提供訴訟外紛爭解決方法……但是「律師」可以嗎?

這樣說吧,律師身為所謂的「在野法曹」——姑且不論這個稱呼的存在很多時候簡直就是在婊律師——當然有資格針對無論是實體法或程序法表達他的意見,確切來說以法律的入世性而言應該是人人都有資格表達意見。然而,當眼前的情況並不是抽象的「制度本身存在問題、需要改革,所以對制度提出修正意見」,而是針對特定個案去要求「你們和解啦和解啦和解啦和解啦」,那樣真的沒問題嗎?

我不認為一旦身為律師就不能主張和解,畢竟制度上本就設計有這類訴訟外的紛爭解決制度,而且律師既然接受了委託,在合法合理的限度內盡可能為委託人的利益設想,這本來就是他的責任,既然和解確實是可能比跑完曠日費時的訴訟程序要輕鬆方便很多,提出這個選項供當事人參考自然也是律師的責任。

但問題是,當委託人就是不想要和解/調解、或是依照情況顯示幾乎根本沒有解決可能的時候,還可以要求當事人走這程序嗎?過度推崇訴訟外紛爭解決制度常被人詬病的問題就在於此,很多時候兩造都已經明確地表達了不願意退讓,他就是要爭那一個輸贏,但法官卻遲遲不肯進入訴訟程序,一直要當事人「你們再談談嘛,看能不能各退一步」,就結果來說這一來是造成相看兩厭的當事人不得不見面然後互相製造更多痛苦;二來假如最終調解不成開始訴訟,這個本意是節省當事人勞力時間費用的制度也已經變成了無端延宕訴訟程序的元兇,更何況訴訟中萬一又被移付調解或試行和解,那真的就是沒完沒了的惡夢;第三,在這情況下就算調解/和解成功,誰能保證當事人不是因為受不了這些繁瑣的程序而被逼得只好委屈地放棄自己權利,而非制度達成了希望使當事人互惠互利的本意呢?

一味要求和解這種事情由法官來做就已經有不少爭議了,換成像羽生這樣的律師就更有問題——你甚至還沒說服自家委託人退讓、談好不能讓步的底線和能交換的籌碼,就這樣為了自己內心設想的美好理想去假交涉真爆料?就算是黛這樣迷信正義和真相的晨間劇女主角,他也起碼知道身為律師是不能隨便洩漏委託人的重要資訊,相較之下羽生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身分?有沒有想過這樣做的結果,成功了是他的理念獲得成就,失敗了卻是委託人要承受損失?根本就是個完完全全的豬隊友啊!

羽生具有過度理想地崇尚紛爭和平解決、創造雙贏的想法,極端到表現得好像除此之外其他選項都不夠好、不加考慮,在我看來——相較於過去黛和古美門間只是因為理念的差異而選擇不同的辯護方式——這種想法是與他律師的身分有所衝突的,身為律師可以因為追求自己心中的正義而拒絕接受某些委託、或是建議委託人循其他管道解決問題,卻不應該把自己的理念放到委託人的利益之前,在不考慮如此舉措是否會造成委託人權利侵害的情況下就擅自行動。

而這也是我看得膽戰心驚的原因:LEGAL HIGH為了強化劇情張力並增加趣味性,所以加強了角色個性上不現實的極端性,但羽生的身分與他所具備的極端性、與這樣的議題本身卻存有潛在衝突,假如編劇真的打算要討論這個問題,卻又只是在劇情上(按照慣例地w)回馬槍、而非就設定的角色理念本身翻盤,那麼這個設定就會使得建構議題衝突時出現問題——如果就羽生的立場根本不應該做這樣的主張,那要怎麼進一步去談論不同主張之間的優勝劣敗?

話雖如此,鑑於第一季和SP真的太棒,我對於LEGAL HIGH的編劇還是挺有信心的,所以這篇文也可以當成只是因為第二集羽生的表現真的讓我太不爽,以致於不嗆他幾句會睡不著覺這樣。w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