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1日 星期一

《直男觀察日記》.呻吟

前幾天看完的書,主角小直男一直天啊天啊天啊實在相當可愛,看他從一開始的文化衝擊、做什麼錯什麼,到後來變得有點矯枉過正地想要政治正確、還有明明所有人(?)都覺得他肯定是愛上凱文了,唯獨他自己拚命堅持沒這回事也很有趣——當然啦如果像他那樣一直遇到各種匪夷所思的事情,說不定是真的會失去判斷能力也說不定——總的來說,是部閱讀時能夠得到不少樂趣的作品。



五月去東歐的時候利用閒暇看了同作者的《自我的地獄》,看完的感覺和閱讀《直男觀察日記》時一樣:相較於故事情節本身,「作者」自己的影子在作品中的存在感可能要更加明顯。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作品採用第一人稱敘述方式的緣故,經驗上來說我覺得用第一人稱寫作在比較上更容易代入作者自身,甚至人物——尤其主角——的個性也會表現得更不明確。其次是,之前看同作者的《HAPPINESS》時並沒有這種感覺,而《HAPPINESS》是使用第三人稱敘述的。

我不會評論這種狀況的好壞,其一如前述,在自己也經常面對這種問題的情況下,我不認為自己有足夠的立場去評斷這件事情;其二則是因為就閱讀與寫作的經驗上來說,身為作者和身為讀者,處在不同的情況下,看見的東西往往會有很大的落差,與其說是讀者從小說中看見了作者的影子,有的時候可能只是讀者自以為看見了什麼、甚至打從一開始就是作者刻意要營造給讀者看的假象。

——用「假象」這個詞並不意味著我認為著這就是一件負面的事情,事實上我反而覺得任何事情只要付諸寫作,就很難表現出所謂的「真實」,因為在使用文字/描述/修飾的過程裡勢必會有取捨與偏移,從而甚至可以說寫作的本身就是一種說謊的行為,身為作者會在文字中呈現出他想呈現的而非真實的形象——不過某方面來說,生活也差不多就是這樣的事情。

偏題了,拉回來拉回來。

雖然說看完了、也讀得很愉快,但整體而言我其實沒有辦法確定假如《直男觀察日記》出書、在市場上作為眾多商品之一(是的、即便是書、是同人誌,對我來說有對價就是商品)待價而沽,這時候我沒有辦法確定自己是不是會想要購買這一部作品。對我來說這有點像是逛街買衣服,很多衣服你不買不是因為它不好看、甚至也不是因為不喜歡,只是再喜歡的衣服也可能不確定自己有沒有穿出門的機會。

在這個譬喻之下,我們往往會購入大眾品牌的服裝,即便他其實就是個滿街的人都在穿然後沒什麼特色的東西,但你知道自己肯定有機會穿、而且這是安全牌;相對地,自我風格強烈的設計師品牌則往往讓人讚嘆,但在讚嘆之餘你也同時會懷疑自己能不能把同一件衣服穿得像模特兒那麼好看,特殊的同時往往也意味著距離,對我來說這就像是那樣的情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