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日 星期六

你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

開始工作一個月,和正就讀研究所的、已經出社會的、以及還在二者之間徘徊的(好久不見的)朋友們分享了這段日子以來各自的近況,說來說去,最終好像還是不能不贊同前些日子忘記是誰貼的一段話,大意是說:從小開始我們就習慣人生有一件接著一件的階段性任務,幼稚園之後是小學、小學之後是國中、國中之後是高中、高中之後是大學,但是努力讓自己大學畢業之後,原本階段性的生活突然變得漫無目的、沒有盡頭,一夜之間讓你無所適從。

OK,好吧,座右銘不是莫忘初衷嗎?那麼你想要過怎樣的人生呢?你希望自己的生活最終變得如何呢?但是真的開始思考這種問題時,卻反而猶豫了。——想要改變世界嗎?想讓身旁的人們得到幸福嗎?想幫助有需要的人嗎?人總是很難承認比起這些偉大的志業,自己其實胸無大志、只想要獨善其身,而更可怕的是,好不容易說服自己承認之後,卻發現還是找不到出口,過往所積累的種種在此刻都無法起到指點迷津的作用。

就好像身在城市的一角,依稀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裡,然而無論路標或門牌都是一團亂,事前用GOOGLE街景查了路線,人到現場才發現因為都市更新,所以一切的街景都早已不同。好不容易抓住一個不是回答「我也不知道」的行人,對方口若懸河報出一大串路名,卻不知道你是個沒有地標就走不到定點的路痴。又好不容易走到一個有捷運站的地方,決定靠大眾運輸前往目的地,你卻在刷過閘門時被攔下,機器平板地說:「請退出門擋區,再感應票卡。」

當你的願望是成為英雄拯救世界,這個夢想如此地難,難到你必須付出巨大的代價才能夠達成,但相較於想要當個平凡的小市民有成千上萬種方法,通往英雄的道路反而顯得清晰無比。在人生只有一次的前提下,面對眾多共享同一出口的登山步道前選擇要走哪一條,與直接挑戰沿著山稜線攻頂,前者真的比較容易嗎?

突然想到,我喜歡看Womentalk板的其中一個理由,是因為那裡的板眾經常有各種內心小劇場,寧可在心裡千迴百轉、想東想西,但就是不肯開口好好把話說清楚。然而話又說回來,有的時候我們實在沒有立場嘲笑那些人,因為我們往往也在開口之前就先預期了會被拒絕、在邁步之前就設想到失敗的情境,然後變得畏畏縮縮,優柔寡斷,又或者就如歌詞所言,這個世界有太多轉移注意力的事情,so anything could easily tempt me.



願い口にする
「生憎馬鹿につける薬はない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