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日 星期二

第三研究室の日々

有時想想工作之於人生到底算是什麼,儘管知道應該要有比一份餬口的薪水更加抽象而精神性的東西,實際上自己更多時候卻往往還是表現得像礙於形象無法離婚的政治人物夫妻檔,相處之道就像豬肚一樣,鏡頭前表面光光相敬如賓,翻過來只想著怎麼做能讓自己好過一點,面具底下只剩一頭一臉的尿。

整天被耳提面命「你不能說那個什麼什麼東西是你寫的,只能說是你整理的,要從無到有做出來才能說是你寫的,其他都是我的東西,你們只是幫我整理還有打字而已」,然而真正從無到有都是我們做的東西,又會被說「這個你們弄的還是不行,都還要我盯著修修改改」或是「這些還不是我的idea,只是因為我很忙所以讓你們負責實行」,而完全出於我idea的東西則被說是「只不過是把文獻整理一下而已有什麼難的」,啊哈哈哈教授要發東西還真簡單啊。

以前會想著什麼馬斯洛的需求金字塔、再爛的工作也要努力表現求成就感,但當知道一切都只是浪費時間之後,再傻的人也會開始想辦法給自己找樂子,比方說明明只要半天就能做完的工作硬是東摸西摸弄到一天甚至更久才做完,因為提早完成沒有獎勵也不能提早下班,工作表現好換來的是更多無意義的庶務還有「那又不是你做出來的東西」(但出錯的話就會突然變成你做的東西了唷☆),既然這樣我寧可照自己喜歡的節奏做事,然後在「老闆的東西」上偷挖洞給他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