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7日 星期四

2015年7月手帳紀錄

嗯,如標題所說就是個手帳紀錄,之前還發過另外一篇兩個七月,不知為何每次都想發手帳分享文都剛好只有七月的手帳內容比較能看,可能因為八月在考試(呃)



今年從七月開始改用Traveler's Notebook,腦波很弱地買了限定藍,不過內頁還是用自製的臺灣一號紙內頁,畢竟TN的內頁作為消耗品實在太貴了,而且之前一次做了一年份的手帳內頁,就這樣放置也未免浪費,所以最後就把邊裁一裁夾進TN外皮裡繼續使用了。

但改用TN並不是最大的變化,換手帳的主要改變在於,深刻體會到不是每天都有事情可以記,也不是每天都有時間可以仔細寫之後,把原本的一天兩頁改成了依時序寫多少算多少。不過還是希望盡可能地用報章雜誌的風格排版。


6月29日。

真的好想要那張臺南宣傳海報……


7月1日。

還是很喜歡《看天河》這首歌,剛好把最後一點點鯉魚紙膠帶拿來用。




7月2日。

寫紀錄的時候才發現手帳上的日期寫錯了OTL

這天小狐狸分享了《民主會戰勝歸來》這首歌,不管聽幾次都覺得很難過,這個世界上總有幾首歌你很喜歡,但總是不敢重聽。




7月3日。

好久好久以前訂的噗浪毛巾和浴巾終於到了,希望這個網站可以一直好好經營下去,至少不要讓我每次當掉就開始希望雲惟彬提供捐款帳號XD


7月4日。

譯同平權影像集翻譯了兒童對同性婚姻的反應第二集,我一邊看一邊想到小野曾經寫過的,小孩子有時候懂得比大人更多。

這天早上剛好看到友人轉了駱以軍在2013年11月27日寫的文章,覺得很感動就抄下來了,我實在不是很喜歡facebook這種什麼都留不長久又很難找資料的平臺。


7月5日。

實在很喜歡這種民族服飾與次文化的創意結合,感覺用再繽紛的排版都無法比擬(雖然日記裡寫的還是不繽紛又嚴肅的事)。


7月6日。

臨時起意和友人們進行的擊鼓傳文活動完成了第一輪,深深覺得一開始把活動取名為「記者出任務」真是太有先見之明了,這群組的每個人都有資格去TV●S應徵吧。


7月8日。

《絶対絶望少女》破臺,我好想看到動畫化的狛枝啊,拜託給我第二部動畫……我們家的希望廚這麼可愛給你錢你快做啊啊啊啊(打滾)


7月10日。

在朋友噗上看到很蠢的兩性文章,忍不住就碎碎唸了一大串。

這個世界真的是永遠不缺意圖迎合大眾的人,以及意圖製造出所謂「大家都這樣啊」的假象的人。


7月11日。

因為八仙塵爆延期的婚姻平權大遊行,回臺南了只能精神參加,深覺遺憾。

另外這場遊行其實是要國民黨和民進黨踹共,這時候就可以清楚看到《自由時報》的偏頗。


7月12日。

從日本回來之後就忘了要追《暗殺教室》進度,不看還好一看逼死人,業君真不愧是我心中永遠的中二但中肯小王子啊。


7月14日。

同樣是看到小狐狸轉的文章有感而發,只是相關理論讀得越多,越覺得有時候討論自由意志實在是一件沒有答案的事,最終只會繞進死胡同裡而已。


7月15日。

君は絶望という名の希望に微笑む……想到一次痛一次……


7月16日。

實在很喜歡《ペテン師が笑う頃に》這首歌的歌詞,倒不是因為很黑暗,但那種對於世俗積極正向話語的刻薄嘲諷真是深得我心。

同一天在噗浪上看到香草南瓜分享了健達出奇蛋的女孩版本……真想知道連區區的巧克力蛋都要分男女的到底是什麼樣的白痴。


7月17日。

颱風碰上旅客爆增的結果是老媽和諒軒、小Rin去日本玩的第一天就睡關西機場……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和說的就是這種情況吧。

7月18日。

雖然訂了染匠,但據說因為這幾個人實在太想睡覺,拍完照就換回便服到飯店補眠了。但我還是好羨慕啊小Rin身上那件好好看……


(仍然是)7月18日。

這篇紀錄寫到這裡,我已經開始覺得七月是個被各種歌曲弄得遍體鱗傷的一個月了,真真我是個水晶心肝玻璃人啊~(惡用)




7月19日。

不知不覺就把《絶対絶望少女》白金獎盃拿到手了,稍微撫慰了我那因為在ASK接到玻璃心問題而受創的小心靈(我根本沒資格說別人玻璃心……)

7月21日。

三峽隨機砍人事件又再次讓人看見盲目反廢死的嘴臉,真是夠了,這些人難道都不會覺得自己的表現很難看嗎。


7月22日。

在facebook讀到讓人感傷的詩,這個世界真是太諷刺了。


7月23日。

重讀王爾德的〈夜鶯與玫瑰〉,年紀越大越覺得這個故事真是自我中心者的群舞。

相對地,這時開始追的高材生詐騙事件簡直就是詐騙集團年度公演。


7月25日。

反課綱事件持續延燒,對於這個用雙重標準對待人民與政府的社會,我又一次覺得無話可說。


7月26日。

高材生詐騙事件也差不多要落幕了,這時候看到加拿大華裔女孩因為謊言被揭穿而買兇殺害家人的新聞總覺得心情有點複雜。


7月28日。

我覺得我對醫學系出品的玻璃心的忍耐快到極限了。對馮光遠的厭惡也是。



7月29日~7月31日。

關於這幾天有很多事情想說,但又覺得不管怎麼說都難以精確表達,硬要講的話,我很遺憾這個社會是這樣子對待那些他們說是很貴重的孩子,一如我很遺憾這個七月是這樣結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