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7日 星期日

我始終希望自己因身為臺灣人而感到驕傲

0.
我還是很高興臺灣選出第一位女總統的,各方面意義。
雖然這次選舉我這種歹鬥陣的人還是有一狗票這樣那樣的不滿意。

1.
綠社盟最後一席都沒有我滿難過的,看到有人說楊實秋之流沒上都要怪綠社盟和呂欣潔也很難過,我討厭這種自以為呂不選的話他的選民就會把票都給楊的想當然爾,更討厭這種說著支持第三勢力卻把(所謂害某一邊選不上的)小黨視為寇讎的政壇二分法,最討厭這種勝選優先你們同性戀的權利可以等等再等等的大局為重觀念。

什麼叫作同志不投不支持婚姻平權的候選人,反而讓對同志更不友善的候選人選上?你怎麼不檢討自己當初要是支持同志是不是就有可能拿到這些票?(或其他理由,勞工、居住正義etc,反正那些人的缺點大家都很清楚)

‪(‎但說好的綠社盟得票贏信望盟祭品還是會寫好寫滿‬)

2.
老爸說民主就是連鄭捷出來選都有人會投他,雖然理性上可以理解,感情上我還是覺得信望盟這種東西拿一票都嫌太多。監票的時候每次聽到唱出「七號信心希望聯盟一票」我就覺得昨天看周子瑜影片時那種反胃又好像整個人隨時要燒起來(不是立倫那種慾火焚身謝謝)的感覺又回來了。如果說投給國民黨的每一票都是在宣揚所謂的九二共識、都是在踐踏周子瑜的委屈和眼淚,那投給信望盟的每一票就是在踐踏同志的眼淚、鮮血甚至生命。

鄭捷造成四死二十四傷被說成十惡不赦,像信望盟這樣的團體傷害過的人是這個數字的千萬倍,他們卻可以大言不慚說自己這麼做是為了下一代的幸福著想,憑什麼?鄭捷至少還知道自己是在犯罪,那些打著純潔幸福的大旗殺人的人到底算什麼?

3.
蕭美琴、尤美女和鄭麗君上了然後有一狗票闌尾被換掉真的很爽,雖然晚了16天,2016我的新年新希望是讓臺灣的同志都可以自由成家,我真心希望有一天可以去吃一場同志朋友的喜酒,越群魔亂舞越好。

4.
看到王進士落選的消息時,我跟我爸不約而同脫口而出「他墨水白倒了」XD

5.
以後不能罵689了,桑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