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最低な君に好きになる》(愛上最差勁的你),紫曜日


鶴山你給我去死!現在!馬上!立刻!

真心沒想到會有比高梨劍介更自以為是又自私的主角(好吧劍介可能還算不上主角),爛透了這人,而且三宮旭比刀介更慘,刀介起碼很清楚自己非常討厭哥哥;但三宮是明明因為鶴山有PTSD,卻又無法控制地還是深深喜歡他,愛到卡慘死啊施主,換成選海燕的話不是挺好嗎?

認真地說,阿紫之前的作品中,或許有些人個性很爛或者行為很惡劣,但這些人基本上是具有常識的,多半也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即使是最不近人情的阿久津,仍舊是具備了相當程度的柔軟、洞見,而且聽得懂人話(重點)。

但是呢這些鶴山煌明都沒有,他同時具備了和智商等高的自尊,以及與情商等低的理解力,所以死都不願意接受三宮是因為他而「看不見」,只一味把他當成無知的病患說教。——我實在很喜歡三宮對他說的話:
我不會去檢查的,就算是病我也不會去檢查的,不如說我不想治好。學長,在你的人生中我可有可無,但在我的人生中,我希望你不要再成為干擾我的存在。 

想當初我真的凌晨三四點看完然後傳簡訊給阿紫抱怨「鶴山的個性真的爛透了耶」



就像之前在噗上所說,我覺得觀察大腦和撥弦一樣撥弄中樞神經之類的思考真的非常情色,但這又非常鶴山。看這種充滿神經病的故事我最害怕的就是設定上扭曲偏差的人在碰到事件時的表現破格(順帶一提我就是因為這樣才討厭《他來了,請閉眼》),但還好這本書裡那麼多神經病每個都是穩定發揮的神經病!中途有點擔心海燕要被nerf但最後也沒有真是太好了!但我還是比較喜歡海燕……

說比較喜歡海燕是因為我比較理解三宮這邊,看到他那麼多年來一直對一個沒人看的信箱寫信我崩潰大哭,尤其是邊吃止痛藥邊寫信對鶴山喊痛那裡。——《不夜城》裡面有個我很喜歡的橋段是小誠看到大武帶阿左去他們的秘密麵攤吃麵,回家之後在樓梯間抱著邱天一直哭到天亮。我喜歡這個橋段是因為雖然那本書是從小誠的視角出發,可是這是能清楚感受到疼痛的段落——就像三宮的信或者施公奇案OP的歌詞,痛沒有什麼好形容的,就是痛,痛到無法不哭、無法不喊。

而且那種痛苦跟求救可悲的都是沒有被「希望他看到」的那個人看到,大武沒有當場理解自己做了什麼過分的事,鶴山更沒有。所以那種求救真的就如書中所說,是明明深陷黑暗之中,還是無法克制地想伸手對重重黑暗求救。

往往就是有這樣的事情,我們會說某某人為什麼不向外界求救就走上絕路,但事實上是他關鍵時刻的求援沒有被看見,甚至是已經連求救的聲音都發不出來。大武和鶴山的幸運之處在於有人在他們缺席的時候伸手,所以他們還有機會補救。

但是這不會改變一個事實是:在最需要你的時候,你沒有回應。

而很多事情錯過一次機會,就像婚禮後才遲延給付的婚紗一樣,沒有作用了。

不過雖然我把鶴山說成這樣啦,三宮還要鶴山努力道歉努力彌補才終於原諒他,我可是在鶴山看完信然後道歉的瞬間就原諒他了……你說「對不起」三個字很輕巧很隨便嗎?可是,這個世界上有些人連對不起都沒有等到啊。

順帶一提我也很喜歡配角的林和比爾,嗯,某程度來說,讓人想到《地獄の果てまで愛を語りましょう》的星日馬和小鳳凰,普通一般人也是有能和扭曲的天才相處的方法、偏執的靈魂可以因為平凡的道理醍醐灌頂。啊,阿紫的思考也逐漸變得有點柔軟了呢~(喂)

PS.貓叫愛迪生和特斯拉真的充滿惡意,而且我總覺得這是作者玩FGO的遺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