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1日 星期日

論藍二哥哥的三次求婚(咦

三刷完再次被二哥虐到,整理一下邊看邊做的筆記。
(主要是為了花式投雷,大家隨便看看,半個月把原版新修版繁體書各刷了一次,記憶混亂求鞭小力。)


先說有一段我有點在意,魏嬰第一次找上溫晁報仇那天晚上,溫晁在客棧裡面對王靈嬌說:「死在亂葬崗的人,魂魄都會被禁錮在那裡。」

魏嬰自己就是在亂葬崗被萬鬼反噬而死的,所以我有個很放飛的想法就是,藍湛問靈十三年問不到,要嘛魏嬰被這個世界傷透了心不肯回來看哪怕一眼(心疼.jpg),要嘛是靈魂困在亂葬崗處於斷網(……)狀態,直到莫玄羽強硬裝了USB把他那份資料copy出來。

好了不鬼扯了回到正題。

〈風邪第十三〉在對溫家展開報仇的客棧裡,藍湛第一次叫魏嬰跟他回雲深不知處,重刷的時候感覺很意外,沒意識到他這麼早就說了,可以說是在看到魏嬰操鬼道的瞬間就要拉他出來,不過這時候表達方式還很差,而且魏嬰還沒開竅,理所當然被拒絕了。

藍湛這個時候就已經看到「此道損身,更損心性」的危險,相對地這時候魏嬰和江澄還沉浸在報仇的喜悅裡,甚至可以說這時候的雲夢雙傑也還充滿著劫後餘生的希望與即將射日的自信(如果把魏嬰每次說他能控制的段落都截出來對比應該也很有意思,只是二刷時把回憶殺都跳過的我,到了三刷還是不忍心在這部分作筆記……),他們看到的是地上的太陽在下落,而藍湛看到的則是魏嬰。

順帶一提,這時候的魏嬰還是(相對於藍湛)和江澄比較好的魏嬰,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聯手把藍湛懟得無言以對(「魏無羨也不是你們家的人」「他跟誰回去也不會跟你回去」,哈哈江晚吟你看看你σ′▽‵)′▽‵)σ(我真的是舅舅粉)。

順帶一提之二,這段回憶殺前面一段現在式劇情正是金麟臺當眾掉馬被金淩一劍穿腹,於是魏嬰想起來他是背過藍湛的→誅殺屠戮玄武→江家覆滅→第一次到亂葬崗→客棧報仇→接著轉回現在式,魏嬰在雲深不知處的龍膽小築醒來。

在這個敘事中他從被報仇的對象到復仇者,又轉回被報仇的對象,我覺得這條線上的身分和情緒變化真是太精彩了。

在龍膽小築裡,魏嬰夢中喊的第一聲是要藍湛不要生氣,第二句要藍湛帶他回雲深不知處,前後綜合起來看就知道他傷中做的夢究竟夢到了什麼。這時候的魏嬰雖然還沒有意識到,但他心裡是已經應了藍湛的,這是十餘年後對藍湛遲來的回答(不過我覺得二哥哥這時候也還沒有意識到,或者,是不敢相信)。

接著,第二次求婚(○)在〈將離第十五〉,時間是百鳳山圍獵(劃掉)把矇著眼睛的WIFI親到腿軟(劃掉)之後兩個月。

藍湛沒事到雲夢幹嘛?魏嬰說他一個人在街上亂走,像是在找人。找的是誰,不言可喻。
(說起來,這時藍湛壓根沒先去蓮花塢,一開始就知道魏嬰肯定不肯乖乖待在家裡,找他得往街上找,也是很瞭解他了。)

但是藍湛專程來雲夢,只為了找魏嬰要他跟自己回雲深不知處,這第二次仍然被拒絕了。這邊也要順帶一提的是,其實魏嬰遠遠看到藍湛的時候態度本來是有些軟化的,他想起兩人在一切還安然的少年時代那些很快樂的過往,可以說除了(這章後來的)師姊和舅舅,藍湛是這世上少數與過去那個不知愁的少年魏嬰有所連結的人,是少數知道那些美好回憶的人,所以才有魏嬰的樓臺拋花。但以這二人在魏嬰前世那種還沒有失去太多,於是也還糾結著放不下的狀況來說,最終仍不歡而散。於是有了下一章〈桀驁第十六〉的那三句經典名言:「我想帶一人回雲深不知處。」「帶回去……藏起來。」「可他不願。」

在叛出江家之後,藍湛夜獵(至少他自己說是)路過夷陵,和魏嬰、阿苑吃了頓飯,最後藍湛要離開亂葬崗的時候再次要魏嬰跟他回雲深不知處。這是他第三次要魏嬰跟他回姑蘇。這次藍湛其實沒真問出口,但是魏嬰知道他要說什麼,藍湛也知道魏嬰知道(這繞口令……)。二人這時可以說是同步率已經夠高了,但好感度不夠(咦)。

遺憾的是,事情是在這之後才開始逐漸起變化的,直到這個時候魏嬰都還覺得自己可以控制得住,所以他儘管已經開始對這樣困守亂葬崗的生活有不滿,還是拒絕了。接下來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窮奇道截殺、溫情被挫骨揚灰、血洗不夜天。

從窮奇道截殺後,魏嬰私探金子軒靈堂到前往不夜天城中間那段插曲,可以看出藍湛在這段期間仍然不斷在尋找魏嬰、在盡最後一絲努力挽救他。重讀到這裡時,看到那個追問低階修士們魏嬰在哪裡的藍湛,總覺得如果這時他能搶先找到魏嬰,再問魏嬰要不要跟他回姑蘇,可能就會得到不同的答案。只是最終畢竟沒有找到。而等到江厭離死去、血洗不夜天之後,對遍體鱗傷的魏嬰而言,再說什麼也都沒有意義了,所以只剩下那一個答案:「滾」。

不僅如此,就算血洗不夜天之後藍湛終於抓到魏嬰了,但姑且先不論此時魏嬰對他的態度,現在的姑蘇藍家也已經不再是他之前提議「跟我回姑蘇」時的姑蘇藍家。過去藍湛要魏嬰跟他回去是希望他健康平安地活著,不要再接觸鬼道。但在仙門百家都對魏嬰充滿敵意的時候,藍家也不例外。所以諷刺的是,這時候的藍湛只能讓魏嬰回去,因為「健康平安地活著」的前提是「活著」,而「陰氣森森」的亂葬崗、「傷身更損心性」的鬼道,此刻都變成了讓魏嬰從仙門百家討伐下生存的保命符。

當然,更傷心的是就算這樣魏嬰也只多活了三個月(連載版是三年),一時不夠強硬的結果是槁木死灰般的問靈十三年,然後今生重逢,認出魏嬰的瞬間發現他竟然又在用鬼道!真是突然非常理解為什麼藍二哥哥這次不顧一切也要把魏嬰拖回雲深不知處金屋藏嬌(咦)啊XDD

不僅如此,這樣看下來也理解了藍曦臣對藍湛和魏嬰(尤其是魏嬰)的寬容與助攻——對藍湛來說,魏嬰是他死而復生、失而復得的故人;而對藍曦臣來說,親眼見證了魏嬰不曾得見的那十三年,這時候重新充滿生機的藍忘機,又何嘗不是他死而復生、失而復得的唯一至親?

(至於瑤妹的助攻,只能說不愧是職業反派,必須給五星評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