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2日 星期四

《天官賜福》240回

「你心裡真的覺得不懂事的,不是他,而是我吧。」
「不是的!不要再糾結於對錯成敗了!我從沒這麼想過!」
「你少來教訓我!你沒有資格教訓我!沒人有資格教訓我!」
240回看完突然覺得深深地心疼君吾,雖然此前追連載大概嘀咕了一整個月搞不懂他這麼做是圖什麼,但在這一回之後突然覺得可以理解他這麼多年來的思路了。就像眾多神官的狀態都停留在飛升的當下,烏庸太子的人生也一直停在那個覆滅的烏庸國中、停在通天橋傾塌的當下。

沒能拯救蒼生是他的錯嗎?烏庸亡國是他的錯嗎?白衣禍世是他的錯嗎?不是的,那根本就是怎樣做都錯的局面、是但憑本心不問對錯的局面。可是偏偏大部分的人都說他錯了,說到他都懷疑自己是真的錯了、說到他懷疑一直告訴他他原本的堅持沒錯的那些人,是不是才真的錯了。

然後他心裡一清二楚,從這時候開始他才是真的錯了、輸了。

我覺得任何一個曾經陷於自我厭惡中的人都知道的,你不要別人指責自己,甚至說旁人都沒資格教訓你,那是因為指責最兇的、最有資格教訓你的人,都是你自己。烏庸太子看謝憐的時候,其實都在看自己,那是他幾千年的心魔,所以才希望謝憐變得像他一樣。他已經被對錯逼得瘋魔了,凡此種種不過只是想要得到「自己」一句安慰的「你沒錯。不是你的錯。」
「我是不懂,這麼多年了,你神仙也做過,鬼王也做過,該殺的都殺了,想要的也都拿到手了,你這又是何苦呢?你到底想要什麼?想要證明什麼?」
問題就在於,其實烏庸太子心裡也一清二楚,謝憐不會如他所願的;甚至就算謝憐如他所願,他自己也不會和自己和解。烏庸國是他心裡無法癒合的傷,深到他為此成為神武大帝。——想證明自己不是沒有拯救他們的能力嗎?想證明他不是不能成為至高的人間正道嗎?但是這都無法改變烏庸滅國的過去,烏庸是無用;君吾是均無。逝者已矣,傷還是在、陰影也還是在。心魔如舊,烏庸太子最終在這樣的錯亂中活成了亦悲亦喜、沒有自我的白無相。「冷白鬼溫語惑迷童」,迷童又何止謝憐,還有那個幾千年來都遍體鱗傷獨立支撐的小小太子。
「我不過是真的很想念太子殿下,想念曾經的烏庸國,想念我們所有人,還有我們沒有飛升的那些日子罷了。」
梅念卿,每念卿,每當用這名字面對和曾經的烏庸太子無比相似的謝憐,對國師來說就像是對他的太子殿下複述那些沒辦法傳達的懷念吧。其實國師這席話真的很聰明也很打到點子上。對於一個已經因為對錯成敗魔怔了的人,跟他談對錯是沒有用的,更何況這根本已經不是對錯的問題。所以就不談對錯了,而是問他累不累,是告訴他:殿下,我很想你。我陪著殿下。對烏庸太子來說,這是他多年之後遲來的溫柔,是他的淵中人得一雨中笠。
「花花陪著殿下。」
「『無論發生什麼,都不會離開。』曾經,我最忠誠的信徒、最好的朋友們也是這麼對我說的。但是,最後,你看到了。沒有一個真正做到。」
「我陪一陪太子殿下好了。畢竟以前,我沒有陪他。」
其實大概到這裡我才真的感受到,君吾雖然因為閱歷有著強大的老父親氣場,但他實際上也只是個十幾歲的少年而已,而且不論後來改變多少,內心的那個少年恐怕一直沒有變過,一直在等著有人安慰他、讓他撒嬌休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