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

《天官賜福》252回

雖說之前一直花式期待更新,但真的看到天官在花城生日當天更新,還是覺得又驚又喜(然後因為晉江幣用罄,過了百爪撓心的一個晚上還不停被群友曬,哭唧唧)。



一、

這回主軸是花城的生日,經歷過年初入坑以來種種風風雨雨之後再看這個故事,對前半謝憐想為花城慶生的心情有了很深的代入感。——花城是從小就沒有人疼愛、不被人祝福的生命,甚至他的一生還那樣短暫;相較於生下來就集萬千愛寵於一身、金枝玉葉的謝憐,在此之前沒有人會告訴花城「這個世界上有你真是太好了」——不是因為你做了什麼、不是因為你能帶來什麼好處,單單你的「存在」本身就值得欣喜祝願。

雖然謝憐不曾明說,但就像他聽國師說故事時,一想到花城可能真的沒活過十八歲,手就微微發顫、像他在黑水鬼蜮造棺舟,聽到花城笑著說「死者,眼前不就有麼?我躺進去不就行了」時,心頭微微一酸那樣,他應該是最希望當初那個紅紅兒能好好長大,一生平順不要起波瀾受苦難的人了,所以連給他的禮物都是長命鎖。那真的是很小很平凡的願望:希望你過得好好的,只要你過得好好的就夠了。

回頭看看這幾個月來周遭鍋友們每天打卡解成就一樣刷更新刷微博,幻想看到墨香發個食物圖證明自己有好好吃飯就心滿意足(至於墨香做的菜能不能算「好好吃飯」這個另說),以及竟然真的等到更新時那喜大普奔的樣子,很多人說不管怎樣只要墨香還在繼續寫就好了,那一晚實在特別能體會到慶生這件事隱含的「有你在這個世界上真好」、「你還在這個世界上真好」之欣喜,這又何止是花城一人的生日。

二、

謝憐在正文中唯一一段不曾詳細描寫的、作為芳心國師的最後經歷,在這裡做了收尾。作為讀者,一方面很是欣慰看到泰華殿下在恨著老師的同時卻也割捨不下彼此的師生情誼,儘管早已事隔多年,仍不時關注著他的埋骨(X)之處;但另一方面,看到謝憐被桃木穿心,在痛苦的無邊黑暗中苦苦掙扎,又不禁覺得知道這一切的花城很可憐。——有些事情是這樣:你知道有這回事,和知道它的細節,感受是全然不同的。在你對那件事已經無能為力、於事無補時更是如此。因此,對花城而言,此時知道這場謝憐獨自度過的磨難,不啻是又複習了一次目睹他被萬劍穿心時的無力與心疼。

我覺得謝憐其實是清楚這一點的,他不想讓花城知道自己的過去,除了因為真的就是很不堪的黑歷史之外,也是照顧花城的心情吧。

三、

饒富興味的是,這次事件中使謝憐如此痛苦的,是他自己多年以前染浸銀面具的心尖血。換言之,也可以說謝憐他是被自己曾經的夥伴、乃至於是過去的自己傷害了。故事中對此的交待是那抹心尖血為邪氣所侵,但由謝憐此時若能平心靜氣、古井不波,則心尖血便不能亦不會作怪來看,那或許並不只是邪氣,也是當年被留在墓中,不曾經歷後來種種,也還沒有遇見血雨探花的謝憐自己。從而這場痛苦實是謝憐在兩條路上與自己的一場鬥爭,而他的選擇則大家都知道了——就算疼,也想來見你,就算疼成那樣,也不想離開。

作為一個修道者、一個無情的神明並不是不好,但對於謝憐來說,他已經認識花城了,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所以他最終選擇的是現在這個過得很多采多姿、旁邊還有紅衣鬼王陪著的破爛仙人。(其實縱觀《天官賜福》全書,會發現就沒有什麼真的清心寡慾的神,所謂的神明終究還是人,屏棄人性、隔絕人世自始就是不現實的。)

四、

我覺得花城在謝憐這樣告白後會如此開心,有一部分是因為他心中一直不曾擺脫那個自卑的小小信徒、仍在害怕自己會不會褻瀆了心中那個至高無上的神明。而謝憐再怎麼痛苦仍然堅持待在他身邊,於他正是最大的定心丸。我很喜歡墨香作品的一點,就是將這種「再好的人,面對感情時也不免自卑、自我懷疑」的心情寫得入木三分,而且感情中的另一方也總是不吝於給予安撫和保證。

五、

這番外另外有兩個我覺得很有意思的細節,一是慕情的轉變。從正文一開始那個掃地二字連提都不能提,架子高高的傢伙;到正文結束時已經能主動承擔起他過去負擔的這些雜務、也能接受以此開玩笑了;在這則番外裡面則更進一步,發現他竟然能在家務方面嘴謝憐沒有天賦,而且嘴起來感覺竟然還很好!這時候他才是真的開始體會到「人各有所長」,並且真的在自己擅長的事情上找到了成就感,不再是過去那個什麼都要拿謝憐當比較標準、並且什麼都比不過謝憐的慕情了。

第二是,從渣反的玉觀音、魔道的九瓣蓮銀鈴到天官的長命鎖,沒一個有好好保存的,墨香對這類祝願小兒平安長大的東西到底有什麼怨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