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日 星期六

《死亡萬花筒》,西子緒

原本是滿喜歡這個故事的,一路追連載追到很後期,因為有不祥的預感所以暫時停了幾天,結果就猝不及防完結了 (′・ω・`)

前天終於鼓起勇氣把剩下的部分連番外一一起看完,結果當初不祥的預感累積起來的不快感,瞬間因為收尾爆發,關掉晉江網頁那瞬間我覺得自己簡直能夠想出一百種方法譴責這驚人的爛尾<(‵^′)>

總之先概括一下《死亡萬花筒》的故事大要:
世界上存在某個機制,人在臨死之前會突然進到「門」之中,門裡面按照門內世界的設定可能有各種妖魔鬼怪,在門裡找到鑰匙、打開門,就能夠延長生命,比如肝癌末期變成初期,但是一旦開始過門就必須一直過下去,直到過完十二道門為止。而且整體來說門的難度會逐漸往上遞增,在門內死亡的人出門之後也會馬上死亡。

林秋石(受)在他的第一扇門裡遇到阮南燭(攻),互相協助出了這扇門之後加入阮南燭的組織開始邊刷門累積經驗邊過門邊談戀愛,結果過第十一道門的時候發現原來阮南燭不是人而是第十二道門本身,他看著林秋石過門喜歡上林秋石,所以在林秋石過第十二道門時洗掉對方記憶,自己變成阮南燭跟他一起重新經歷之前過門的過程,然後在林秋石離開第十二道門得到新生之後,阮南燭就封了第十二道門和林在一起。

(雖然省略了一些細節設定但大致是如此,看不懂沒關係因為設定其實(ry  而且很多人看到結局都一樣一臉懵,看完番外還是懵的也不少。)




我並不是單純氣這個結局突如其來沒有伏筆,才怪,當然是有伏筆的,但是有伏筆並不能代表沒有爛尾!
同樣的材料給不同人料理,可能變成山珍海味也可能變成下面這樣↓

[問題] 有台南版友很會煮菜的嗎?

現在的問題是:

一、前面的伏筆用是用上了,但卻是以一種非常不合理的方式用上的;
二、以全文的節奏來說,從第十一道門開始到第十二道門結局,簡直像是開了四倍加速;
三、這個結局並沒有解釋文中許多設定漏洞和謎團。

先講伏筆。

確實從文案開始就已經暗示了主角的不對勁,但問題是那些不對勁的點基本上「幾乎都集中在林秋石的身上」,阮南燭除了視力特別好之外可以說唯一異於常人的一點就是他過門特別厲害,但他作為一個過門經驗特別豐富的組織首領,表現傑出或是思路特別敏捷之類都是具有合理性的;至於特別的視力,文中說了這可以當作是門的饋贈,並不只有阮南燭一個人得到,林秋石開始進門之後聽力變好,配角程一榭則是嗅覺,所以這些看起來都沒有什麼問題,不至於讓讀者覺得異常。

相對地,林秋石的人際關係不正常地疏離、各扇門中的怪物對待林秋石的態度不正常地特別、乃至於林秋石面對門中發生的各種死亡和殘酷,都表現得不正常地平靜……從連載期間評論區主要猜測都是認為林秋石的身分可能有隱情,就可見這個故事的伏筆幾乎都在刻劃「林秋石好像不太對勁」;相對地阮南燭看起來就像個正常人,但結局那個大有問題的人卻是阮南燭!

我覺得光是這種情況就真的不能怪讀者覺得爛尾,因為雖然有鋪線索,但A身上鋪了一堆線索,最後卻是B出狀況,這情況放在A身上叫虎頭蛇尾;放在B身上就叫超展開啊!這甚至不是很多人試圖整理「證明林秋石從一開始就在過第十二道門的伏筆」能解決的,因為「林秋石自始在過第十二道門」,和「阮南燭就是第十二道門的化身」,這  完  全  是  不  同  的  兩  件  事,它們不是若P則Q的關係,能證立前者的伏筆並不能同樣證立後者,所以就後者而言這仍然是缺乏足夠情節支撐的爛尾情況。

要說的話,從評論區來看,正文連載期間大部分讀者讀到的是兩個普通人過門的故事,是已經練到快滿等的大佬阮南燭帶著Lv.1但天賦異稟的新手林秋石練等的升級流,(升級流三個字還寫在文案上)退萬步言,因為那些暗示林秋石跟別人不一樣的伏筆,如果林秋石不是普通人,那也還在讀者們猜測的合理範圍內。

但總體來說,「門」是一個背景設定,而結局卻驚爆原來背景不是背景,這個帶人練等的大佬其實不是大佬,是GM看別人玩看到自己也想玩,就把林秋石原本的大佬號砍成Lv.1,自己又創了一個模仿林秋石原本大佬號的帳號,帶著Lv.1林秋石重玩之前的關卡,換言之你以為只是佈景的東西原來就是男主角啊!

……那前面讀者擔心他們真的在高難度的門裡面掛掉,不就像笑話一樣了嗎?副標題寫的「贏為生,敗則死」一瞬間也很像詐欺啊!

是,阮南燭在番外裡向之前各扇門的鬼怪確認過,假如他以阮南燭的身分在前面的門中死去,那他真的會死,然而問題是那些在各自門中原本神通廣大嚇死人的妖魔鬼怪,在阮南燭這麼問之前才正賣著一點也不萌的萌、乖乖巧巧陪阮南燭一起從電視裡看林秋石原本那個大佬號的過門經歷!劇情在結局章才剛出現過「阮南燭=門」這說是打翻先前百來章所有鋪陳也不為過的反轉,讀者才見證了原本神通廣大的怪物們怎樣在阮南燭手下乖得像綿羊,又要怎麼靠阮南燭輕飄飄的一個問題就再次推翻這個巨大反轉帶來的衝擊感和不滿?

這很大一部分肇因於先前說過的劇情節奏問題,收尾收得太快、太平、太流水(第十一道門簡直像是在播動畫總集篇),偏偏又要在這個時候在短短的幾章內放進巨大轉折,導致收尾部分不像是藉著劇情合理說明設定,而是時間不夠了作者趕忙表示「反正設定就這樣你給我吃下去」。

而且講到合理性,不得不說阮南燭是門精這個設定導致故事到處都不合理,原本我對《死亡萬花筒》非常激賞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主角二人談戀愛的過程非常合理、談戀愛的態度也很成熟,阮南燭因為「林秋石特別適合門」所以挑中他、訓練他和自己一起過門,在長期相互扶持的過程中互生情愫,這個描寫真的很棒很充分。

乃至於在只差一步就要確立關係時,阮南燭想到自己萬一死掉,林秋石必須獨自面對失去愛人的痛苦,所以臨時想收手放棄繼續下去,結果是林秋石自己往前一步表示「我現在就想跟你在一起」。還有後來真的在門裡碰到生死攸關的危險,兩人對於生死的態度衝突與磨合,這些情節也真的都寫得非常好,我真心實意地誇。

問題是,當初看到這幾章時我有多感動,看到結尾揭露真相時就有多錯愕。——作者你描寫他們互生情愫的過程寫這麼多、寫阮南燭糾結要不要愛寫這麼多,一直到大概第一百二十章我都還在盛讚主角們的感情互動、還在說哇這門的設定真有趣我都被推坑想買裡面講到的桌遊了,結果倒數十章左右急轉直下,結局告訴我說阮南燭a.k.a.第十二扇門,其實早就看上林秋石了?那前面這些到底算什麼?戲精的又一次熱演嗎?

而且到底為什麼他會看上林秋石?過門的人那麼多,林秋石哪裡特別到值得系統為了他自己跳下去玩?這不是簡單一句「喜歡不需要理由」就能夠處理的問題,先不說小說之所以和現實不同,是因為小說必須要顧及合理性。阮南燭對待林秋石非常特別,假如阮南燭是普通人,那這一切很說得通,因為人有感情,人就是會因為七情六慾做出很多不合理的事情,這種不合理本身就是合理的。

問  題  是  阮  南  燭  他  不  是  人  啊  !

阮南燭是門,而這個故事之前花了一百三十幾章,用龐大的篇幅告訴讀者門是多麼平等殘酷而無情的存在,最後兩章卻丟出一個莫名其妙為了林秋石打破既有規則下去玩一把的門精,請問到底憑什麼啊?

更糟的是,阮南燭(在他還是門的時期)對林秋石產生的好感,在這種「看電視看到他過門」般的簡短敘述下,全然讓人無法理解,其情感之薄弱簡直像小孩子看到一個虛擬的故事覺得哇好棒喔我也當主角,於是他就不管不顧地當了……

(是不是很眼熟?)

就這樣短短兩章,前面那些以為主角吊橋效應患難真情等種種感動,瞬間都被打破,圓又沒圓回來(或說沒有足夠篇幅圓回來),於是變得好像一場笑話。

拿幾個類似設定的故事比較一下就可以看出問題在哪裡:

宮部美幸的〈倉庫大人〉中,守護家庭的倉庫大人是由家庭中的女兒犧牲後變成的,所以倉庫大人雖然是守護家庭平安的神明,但本質上仍然有強烈的人性,對於留在家中、沒有被犧牲的其他女兒也會有嫉恨的心情,甚至伺機會反撲。而其他女兒也對被犧牲的倉庫大人有深重的愧疚感。

又或者《桐花中路私立協濟醫院怪談》中造成異象的「穴」也是人變成的,所以穴中的鬼怪會因應成為穴的犧牲者本身意願而對入穴的普通人有不同反應,主角在最終發現自己不是不小心入穴的普通人而是穴本身之前,劇情上也有各種鋪墊,比方說只有他會突然被瞬移到奇怪的房間、又瞬移回來之類。

又或者有些人拿來和本書相提並論的電影《全面啟動》,這部電影可是花了超級多的篇幅在說明基本設定啊!從什麼是夢、什麼是盜夢、什麼是植入概念、什麼是LIMBO,夢中夢中夢要怎麼處理……而且講了這麼多,還是很多人其實到最後都沒看懂只記得陀螺(ry

相較之下,《死亡萬花筒》劇情上的一大問題,就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好好釐清過「門」這個存在到底是什麼,前面一百三十幾章,門是殘忍無情的背景設定、給大家刷來升級的任務,最後兩章門突然毫無預警變成了男主角……欸?哈囉?

正因為對於門的很多設定其實是不清楚的,這包括其中有幾個過門的故事,如何推理取得鑰匙、找到開門出去的方法也有些模糊,而儘管有一些關於門的規則和設定,卻始終沒有非常完整,在細節上存在疑問,這樣的「不清楚」導致在先前大半本書中,讀者並沒有辦法產生「門」和「阮南燭」之間的連結,他們的連結只在作者的一句話。而產生連結之後,前文建構出來的一些關於門的規則與這個連結放在一起,不但沒有產生解答的效果,反而是產生了更多關於門的規則之疑問,以一部背景設定十分吃重的無限流升級流作品來說,我覺得這點實在相當不可取。

話雖如此,我並不太贊成某些人以為的「這個結局是西子緒看了評論區推論後照著寫的」之說法,(而且作者也拿出對話截圖證明不是了),甚至我都不太能贊成所謂的「是不是為了避開評論區大佬的腦洞,所以躲來躲去就變成這樣爛尾了」的說法,因為我覺得任何一個作者,但凡還對自己的創作之路有點要求,就不會搞這套,這點人品我相信西子緒是有的。

但也正因如此,我深深覺得西子緒是一個空有腦洞但沒有能力控制腦洞的作者,打個比方就像剛剛學會六脈神劍的段譽,威力很強卻造成一堆麻煩。

以同為創作者的角度來看,我覺得這整篇文的設定應該是一開始就想好的,因為故事的開頭和結尾抓出來連在一起看並沒什麼毛病;但問題是如果審視中間的過程,那就好像登山半途走岔了路,越來越偏離目標,最後突然「欸,告訴你一個祕密,我平常只是把翅膀藏起來而已!」然後飛回目的地,導致細節上出現各種圓不起來的洞,讀者更是一臉錯愕我到底看了什麼。合理的意外發展是有創意,但不合理無預期的超展開就只是天降腦洞、是BUG啊!

既然講到評論區,個人覺得《死亡萬花筒》還有一個問題,是作品本身和評論區的交互作用過於強烈。亦即,很多人表示他們看到的可怕和精彩是包含了「評論區大佬的腦洞細思恐極」,愈到後期愈是如此,結局時更是幾乎各路腦洞大開,花式推測真相的狀況。

但我覺得這樣非常不好,就像西子緒有時會把設定放在作者有話說,甚至是在他自己的微博說明一些設定上的問題,這都不好。——作品的文字總有獨立於這些之外的時候,對於沒有追連載、完結後一段時間才來看的讀者,甚至於買實體書的讀者,你不能夠要求他們也都看過作者的有話說或微博,罔論評論區各種分析和腦洞。因此,作品本身應該要具備一定的完整性,能夠自圓其說,甚至要足夠精彩,而不是說這個作品要配合評論區看才精彩才看得懂。

就像電影《普羅米修斯》,電影板有好多高大上的評論,各種深刻隱喻、學術理論都搬出來用了,但那些有太多都是超出作品之外的東西,電影本身根本沒拍到,而是評論者基於自身的底子加以闡述發揮的。這些並不是不好,如果作品本身也很有趣的話,看這些評論可以為作品增色,但如果到了需要靠評論補完劇情設定或是因為有評論才更好看的程度,那這樣是不是就有點本末倒置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