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5日 星期日

《筆直》,七世有幸

《筆直》,七世有幸→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304812

我是因為完結了之後英俊自己丟txt檔才順勢下來看完的,原先只知道這篇文是駝色圍巾和屎黃色圍巾的出處,從而一開始以為這就是篇傻白甜的逗比文,沒想到這個故事遠比我以為的要嚴肅。



書名叫《筆直》,這也確實是一個圍繞著掰彎直男開展的故事,但雖然沒有同志文學那種刀刀見骨的無比現實虐法,卻也不是一般耽美故事那種超脫了三次元困擾的毫無阻礙。毋寧說,因為黃鸝這個腐女子配角的設計,整個故事更有一種有別於同志文學的戳心。

是這樣的,想像中的「喜歡」一旦撞上現實,總是特別不堪特別痛,尤其在你原本以為自己已經設想好一切最糟糕的情況,並且調適好心情、覺得自己可以接受,卻驚覺原來先前腦補的那些遠遠不夠殘酷的時候。

「我喜歡的人,他的性傾向和我不一樣」,這在《筆直》裡不只是小基佬魏晉要面對的問題,也是腐女子黃鸝不得不面對的課題。甚至,黃鸝面對的情況遠比魏晉還要難堪,因為魏晉一開始就想好了一切關於「異男忘」的悲慘結果,身邊每個人也都不忘給他打預防針,而同志所要面對的困難,魏晉也都很清楚了。

但是黃鸝不是的。首先,黃鸝是女孩子,這個社會普遍而言仍然更偏向於鼓吹「女追男,隔層紗」,甚至只要是一男一女間的追求,那就有支持與鼓勵的基本盤了,更何況是黃鸝這樣在一個和尚科系裡面的漂亮姑娘發動的追求。其次,黃鸝是個腐女子並且一直以為自己能夠「接受」同志,甚至他還站過洛魏這個CP、甚至洛宇這直男最早關於腐、關於同志的知識還就來自於他。

「站著說話不腰疼,如果你的誰誰誰也是這種人,你還能這樣想嗎?」這是我們很常駁斥恐同者的話,但於黃鸝來說他的情況甚至遠比李毅這個恐同者更尷尬,因為李毅一開始就堅定地厭惡同志,黃鸝一開始卻以為自己能「接受」,以為自己是那個心胸開闊可以教育別人的先知先覺者。但兜兜轉轉喜歡上洛宇之後,他卻發現,原來那個最不能接受、最言行不一的人,就是自己。

腐女又怎樣?多的是恐同的腐女子,就像也多的是厭女的女人。看書的時候我想著會不會有人覺得黃鸝這樣的描寫是在醜化腐女子,但與此同時我卻又覺得,怎麼會是醜化呢?這樣的事情我們明明已經看過太多了。對同志來說,BL和同志文學的差異就在於前者的經常性不現實,而對腐女子來說,其實二者都常常是不現實的。黃鸝的故事將讀者的立場強硬拉進書中,讓看著書的腐女子們一朝映見自身,從而坐立難安,我覺得很好。

而談到「本以為能接受的,其實不能接受」,以及與之相對的「本以為不能接受的,最終還是接受了」,兼而有之的大抵便是父母了吧。不得不說在洛宇決定和魏晉攜手共度之後,我最感動的不是洛宇的告白(並不是說就不感動的意思),而是洛宇在與父母聚餐的當下所意識到的,原來他過去的那些關於「出櫃」的想像,終究還是太簡單。

這個段落我深受觸動是因為對於出櫃的相同遲疑——並不是因為懷疑父母不夠愛自己所以不敢出櫃,反之,正是因為知道他們有多愛自己,才更不願意如此去測試他們到底可以多愛自己。

然後雖然我前面講得好像這篇文很虐,但其實基調仍然是比較輕鬆的,我還滿喜歡七世有幸這種有點冷調的描寫,沒什麼刻意灑的狗血,該甜有甜,笑點也辛辣到位,但細嚼起來虐點自在人心。

順帶,故事裡幾個配角的愛情故事雖然沒有鉅細靡遺地寫,但其實也都是可以大作文章的題目,讀的時候有一度滿想拿筆記本來抄佳句的。(最後還是有抄一些句子起來放手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